當預備好迎見你的神

慕約翰2011-03-01

慕約翰牧師於201131,在美國堪薩斯州「國際禱告殿」(IHOP),分享神造訪他的兩次經歷,當時主對他說:「今日我若回來迎娶我的新娘,你是沒有份的。」

我叫慕約翰,在耶穌裡向大家問安。我來自非洲,感謝主給我這個機會和大家分享。我想請大家先花一些時間跟神說話,請你舉起右手,擺在耶穌基督手中,讓祂握著你。閉上眼睛,對祂說:「主啊,請你對我的心說話,讓我的靈能夠領受,以致能為你結出果子。」跟祂說話,好像祂是你的牧人,你的朋友。對祂說:「主,我在這裡,請你來與我相遇,與我的心相遇。」

慈愛的天父啊,我們感謝你。為你在我們個人身上已經成就的善工感謝你,我們知道你必要成全這工。為此,我們祈求你現在就來打開我們的心,好叫你可以與我們相遇,照我們的本相與我們相遇。父啊,求你開恩賜下啟示給我們,還有智慧以及一顆能明白的心。父啊,藉著你的道,使你的生命湧流在我們身上。我們謙卑自己來到你面前,我們說:「主啊,願你的旨意成全。」我這樣禱告是奉耶穌的名,阿們。

兩個暴君

讓我簡單介紹一下我的國家烏干達。烏干達位於非洲東部,在肯亞和剛果之間;東邊是肯亞,西邊是剛果,北有蘇丹,南有坦桑尼亞。我們國家多年來動盪不安,在一九六二年獨立之後,短短四年政權就遭到推翻,一個政權換過另一個政權,後來阿敏總統取得權位。他是非洲鼎鼎有名的獨裁者和暴君,於一九七九年下台,接替他的是彌爾頓‧奧柏提總統,這時國家開始爆發內戰。阿敏私設酷刑,逮捕凡是受過高等教育的、富有的、有名望的人士,意圖殺害他們。有幸死裡逃生的人,只好遠走國外。

後來,彌爾頓執政,國家發生叛亂,有百姓起義反對他。他實行固壁清野的政策,每次摧毀敵軍陣地之後,會移除一切物資與人口,再把不同的百姓安置其間。國家發生了許多流人血的事件,百姓被關在自己國家的集中營,遍地滿了苦難。

我在這兩個黑暗期間成長。記得阿敏上台那年是一九七一年,我才九歲,他執政的八年正是我青少年時期。他在一九七九年被推翻。一九八零年彌爾頓上台,內戰持續打了五年。這就是我少年的時代背景。後來,彌爾頓下台,新政府才開始為這片土地帶進醫治。

那時,我剛進入事奉,在一個宣教機構服事,被差派到「蘆維洛三角」(Luwero Triangle)地區傳福音。這地方由三個大行政區組成,是戰火蹂躪的地方。我們在那裡服事的時候,到處都是屍體和骸骨。有些屍骨堆在路邊示眾。往往人一走進叢林,就會摔在骸骨堆上。我們使用來聚會的地方,是蓋了一半的社區中心。為了建立福音據點,我們必須先移除八十副骷髏,堆到一個房間。然後,再把其餘骸骨搬到另一個房間,騰出空間聚會。這就是當時事奉的環境。

「放下一切,憑信而活」

在描述主耶穌向我顯現的見證之前,我先簡單介紹我個人蒙召的經過。一九八七年,我放下職業,進入全職服事,因為我的內心感到神呼召我為祂傳福音。我似乎明白有一天我要帶著神的話去到列國。本來我是從事進出口貿易的,主開始向我說話:「我呼召你單單憑信心而活,憑信而行。不要信靠其他東西,不要倚賴任何東西,甚至是你自己的力量,你本身的智慧,或是你的聰明。我要你為我放下一切,憑信而活。」

何謂憑信心而活,當時我的理解非常淺薄。我以為祂指的是要我放下事業,然後祂會供給我財物上的需要。我這樣做了,從職場上退下來,當時我是公司的執行長,我放下一切,為主牧養祂的小羊。主不斷地對我說:「我希望你憑信心而活,意思是你必須把一切交給我,並接受我賜給你的一切。」那時,我並不明白這種信心的觀念,我稍後再說明。

「你需要回坎帕拉,因為主有工作給你」

當時我正牧養一間新拓植的教會,才剛成立不久,我在那裡服事了大約八個月,擔任牧師。我很喜歡那裡的弟兄姐妹,教會人不多,大概四十人左右。我們找了一小塊地和好些木頭,試著建造一間會所。我和大家一起蓋堂,感到很喜樂,我真是喜愛每一位弟兄姊妹。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同樣的夢連做三次。聽見夢中有人叫我,對我說:「你要回去。」我們建的堂會在坎帕拉郊外,接著那聲音又說:「你需要回坎帕拉,因為主有工作給你。」

第一次從夢中醒來,我心想:「這不可能是神,因為祂帶領我來這裡。我才剛起步,正要好好發展這裡的事工,使教會增長,我已經委身於此。我要留在此地。」然後,接二連三夢見同樣的事。主日早晨,我到了教會,見到從母會來的一個弟兄,他正是差我來此地的,他對我說:「約翰,我做了一個夢,我就告訴一個牧師,他叫我來和你交通。請你不要誤會,這不是我的意思。我只是來告訴你我得到的夢。」我說:「請說。」他說:「我做了一個夢,夢中有人對我說:『到嘎亞喳(Gayaza)和慕約翰交換工作,因為我要他回母會。』」他說:「請你不要誤會。」

我說:「我知道。我明白你在說什麼。我也做了類似的夢。」我就告訴他我的夢。然後,我們一起回坎帕拉告訴我們的牧師。我說:「牧師,請給我三個月預備交接。」他答應了。

主吩咐慕約翰讀經、禱告、敬拜

動身回坎帕拉時,主又在夢中對我說話。祂說:「你回到坎帕拉之後,不要忙著做任何事。我要你專心在話語上,就是讀經、禱告,以及敬拜。這就是我要你做的事。不要教導,不要講道,不要忙別的事。」我說:「好的,主。」

我告訴牧師。他答應了,但他常常忘記他答應我的事,又會對我說:「約翰,我們要一起去傳福音。」我說:「牧師,還記得主交代的嗎?」他會說:「OK,你若不能去,就留在這裡領聚會。」我就提醒他:「但是主也不准我講道。」有時候我們之間會有這樣的誤解,不過他是個好人。他真的是個好人,總是包容我。

主對我說:「我會把一些人帶來給你,你要接納他們,愛他們,告訴他們所有我教導你的一切,因為我正在裝備你為我完成一項事工。」那時,我並不明白主要賜給我怎樣的事工。我想應該是一項任務,要我去執行,完成之後,我就可以回來。我並不知道祂乃是在預備我,進入祂呼召我的使命。祂帶領了大約八個人來和我一起同工,一起禱告。每天早上醒來,我們先禱告大約兩個小時,然後讀神的話,接著休息兩個小時,聚在一起之後,再讀神的話,又禱告大約三小時,整天就這樣,不做任何事。從早到晚,週而復始,直到深夜,午夜時分就去睡覺。這樣過了兩個月。

冷淡退後的教會背後

有一天,一個婦人從戰區的村子前來找我們牧師。她告訴牧師說:「我們村子裡有一個新成立的教會,一年以前有三百多人,大部分是剛信主的,但現在幾乎都冷淡退後了。剩下三個人:牧師和他的太太,還有一個會友。請你來協助我們重新整頓好嗎?」於是牧師對我說:「約翰,你要不要跟這個姐妹去看看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我就說:「牧師啊,你忘了主是怎麼說的……」

牧師就說:「OK, OK, OK。我找別人來做。」我離開回到團隊,和平常一樣地禱告,那時神的靈對我說:「這就是我預備你去做的事,回牧師那裡接受任務。」我就回去,並不是很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祂差我們去到那個教會,我們到了村子,發現和其他村莊差不多。沒什麼特別反常或令人驚訝的地方,但叫我好奇的是:一個教會怎麼會從三百人開始,然後一年之內,只剩三個人?這些人又不是移往他處,仍然住在同樣的地方啊,只是冷淡退後了。村子裡還是看得見他們。

我們在村子裡繞了一圈,晚上我跪下來禱告,問主說:「神啊,這個教會荒涼的原因是什麼呢?如果不明究理,即便再開一間也沒用啊。是什麼原因造成這個教會變得如此荒涼?」禱告之後,我就上床睡覺。

教會不明白屬靈爭戰

我們和牧師睡同一個房間。晚上我得到一個異象。我沒時間深入說明這異象,總之,主讓我看見那間教會,有很多人興起來敬拜主,光景很好。然後,我看見黑暗權勢從很大的森林裡冒出來,好像旋風一般,降下來攻擊教會。我看見人們的身體被切割,四處飛散。主對我說:「是在這地區執政掌權的,造成教會的衰敗,教會卻完全不明白他們需要對抗靈界的勢力,而他們也沒有扎根在我的話語上。」他們有很棒的敬拜讚美,卻沒有扎根在神的話語上,難怪無法抵擋黑暗的權勢。

主對我說:「我有許多僕人在場上認真做工,卻結不出什麼果子,因為他們沒有興起來運用權柄,在所屬之地對抗黑暗的權勢。我帶領你來此地,就是要教導你怎樣打開土地,突破黑暗的軛,好叫神的國可以降臨,但是你必須謙卑自己,一步一步地學習。」

醒來之後,我就和同工們分享,我們開始禱告,進入更深、更長、更專心的禱告。神開始打開我們的眼睛,我們開始看見靈界的事物。我們看見黑暗的權勢,我們與之對抗,人們開始得到醫治和釋放。我們看見掌管這特別地區黑暗勢力的黑暗大祭司。主把他向我們顯明,我們就在禱告中將他放在祭壇上。大約一週之後,他接受了耶穌。他像是一個潘朵拉的盒子被打開,因為他控制非常多那地區的靈界勢力。他接受主之後,就打破許多巫師和巫婆,有些人只好離開移往他處,另外一些人則邀請主耶穌基督進入他們的生命。整個地區被打開,我們建立一間新的教會,開 始時有兩百人。

一連串反撲:槍擊、逮捕、逃亡

然後主把我們派到另一個城市,我無法深入分享我們經歷的一切。在那裡,我們遭到近距離的槍殺,但主保護我們。有一個人在十米內的近距離射殺我們,但子彈被一根蘆葦擋了下來,就在八到十米的地方。

第二天我們遭到逮捕,被帶到警察局,警察控告我們擁有槍械。主耶穌事先已經警告我們將被逮捕,因此我們心裡早有預備。我們被關在牢裡的時候,就向獄卒傳福音,他們接受了主耶穌基督。阿們。軍方人員開始調查此事,他們找到子彈,說:「不對,子彈不是從房裡射出去,而是從外面射進屋子。」於是將我們放了,我們就出去傳福音;又建立了一間教會。

然後,我們又移往下一個城市。我們應該要建立三間教會。我們到了下一個城市,經歷了許多事情。通常我們進去兩個月,先進行大量禱告,繪製屬靈地圖,對抗黑暗權勢,開佈道會,然後,我們的牧師就會來和我們一起同工,在教會傳福音。我前面說過,因著這新的事工,主教導我們如何綑綁區域的權勢。

在這樣的服事當中,我們看見土地被打開,看見被擄的得釋放。甚至我們沒有為人禱告,人們也得到釋放和醫治。主親自在夜間在人們的家中造訪醫治,到了早晨,人們就來到教會說,「我要把我的生命獻給主。」我們聽見許多這樣的故事,真是令人興奮啊!有些人對我說:「我去找某某牧師,又去參加某某特會,卻得不到醫治,但是,你一走進來,我立時得了醫治。因此,我們真是喜樂。」一切是如此奇妙。

衣服放光者給慕約翰的信

然後,我們到了這新的地方,準備開佈道會。我們得到許多異象,主教導我們這地區需要對抗的黑暗權勢。這是光景最糟的一個城市,就是需要清除很多骷髏和骸骨的地方。半夜常常聽得見怪聲音,在聚會的地方也有。我們必須先打屬靈的戰爭,綑綁邪靈的勢力,才能再聚會。但一切都進行得很順利。

後來,每次同工聚集禱告的時候,開始出現這樣的聲音:「主給我這段經文。或是說我得了這異象。我得了異夢。我得到這段話。」所有分享,一致指向我們需要悔改:需要緊緊地與主同行,除去假冒為善,除去虛假。我有些不悅,便對大家說:「一定是有人做了不對的事。」因為,神正在我們當中施行奇妙的作為,使事工不斷往前進展,現在卻賜下需要悔改的話語,因此,我叫大家坐下,那時我們大約有十二個人一起同工,我說:「請每個人自我省察。」這樣持續了大概一個禮拜。

然後,有一天,是禮拜一。我出門去探訪一些新信主的信徒,回到教會,一個姐妹叫我,對我說:「約翰,我在禱告中,得到異象。看見自己走在一條很平直的道路上,但我感到萬分疲憊,想要回頭。這時,我看見一位穿白衣者,衣服發光,祂對我說『妳當剛強壯膽,妳走的道路是對的,不要氣餒,一直往前就會抵達妳應該要去的地方。但容許我差妳回去,就是妳離開約翰的那個地方,把這封信交給他。』」就給了她一個信封。她在異象裡往回走,想看看收信人的姓名,卻看不到任何名字,而是一段經文的章節。她從異象中出來,就來找我,告訴我這個信息。

這稱為我名下的殿在你們眼中豈可看為賊窩嗎?

經文是在耶利米書七章2~11節,我會慢慢唸,希望你跟著讀。經文這樣說:「 你當站在耶和華殿的門口,在那裡宣傳這話說:你們進這些門敬拜耶和華的一切猶大人,當聽耶和華的話。萬軍之耶和華─以色列的神如此說:你們改正行動作為,我就使你們在這地方仍然居住。你們不要倚靠虛謊的話,說:『這些是耶和華的殿,是耶和華的殿,是耶和華的殿!』」

「你們若實在改正行動作為,在人和鄰舍中間誠然施行公平,不欺壓寄居的和孤兒寡婦;在這地方不流無辜人的血,也不隨從別神陷害自己;我就使你們在這地方仍然居住,就是我古時所賜給你們列祖的地,直到永遠。」

「看哪,你們倚靠虛謊無益的話。你們偷盜,殺害,姦淫,起假誓,向巴力燒香,並隨從素不認識的別神,且來到這稱為我名下的殿,在我面前敬拜;又說:『我們可以自由了。』你們這樣的舉動是要行那些可憎的事嗎?這稱為我名下的殿在你們眼中豈可看為賊窩嗎?我都看見了。這是耶和華說的。」(耶七2~11

要求同工自我省察

朗讀一段很棒的經文是一回事,主親自賜給你卻是另外一回事。我深深地被定罪。但是我對自己說:「我究竟做了什麼不一樣的事呢?」我想不出自己到底犯了什麼錯,使我的生活有所不同,或者有哪些行為和我慣常生活相悖逆。

我深信自己在主面前行得正。所以,我再一次招聚團隊,對大家說我們今天需要把這事弄清楚。我們需要省察自己的內心,敞開自己,若是可能需要彼此認罪。因為主真的在對我們說話。

但是我實在想不通,無法把下面兩件事調和起來:就是主藉著我們行了好些神蹟異能,還有賜下異象和啟示,現在卻賜下需要悔改的話語和信息,不斷要求我們悔改,回轉歸向祂。我真的不明白這兩件事怎麼連到一起。因此,我對團隊講了重話,說我們不能再這樣下去,皮繃緊一點。

半夜醒來心硬如石

大家嚇壞了,快快回房間睡覺。平常我清晨四點起來晨更。第二天起床之後,我試著禱告,卻沒辦法禱告。我的心似乎緊閉,又冷又硬。不論怎樣努力,都無法從心中發出禱告。即使用盡力氣,還是不行,彷彿有一扇門擋在面前,使我無法進入主的同在。我試著敬拜,也不成。

早上五點,大家都起來了,聚在一起。其他同工很自然地進入敬拜,非常深厚的敬拜,只有我沒辦法,我的心依舊冰冷。連向主唱詩讚美,也感受不到喜樂。處在這樣冷淡的光景,約有兩小時之久。其他人好像一點問題都沒有。就是我有問題。崇拜結束之後,我感覺「神要把我排除在外嗎?這究竟是什麼意思?」

我把那個姊妹叫來,就是給我經文的姊妹,對她說:「自從妳給我那段經文,我就失去了平安。現在連禱告都沒辦法,妳是否可以多講一點,妳是怎樣得到的?」但是,她沒什麼好說的。

感覺有衣服拂過,卻不見一人

我讓他們弄早餐,自己出去散步禱告,我竭盡所能,試了一切辦法,還是沒有任何進展。早餐之後,大家挨家挨戶去傳福音,但我對他們說:「你們去吧,我留在這裡。」本來都是我帶隊,但今天我自願留守,通常我們會留一人禱告。我留下來,但我知道自己無法禱告。

大夥走了之後,我拿了四本不同版本的聖經和經文彙編,走到隔壁家的陽台。坐在那裡,我對神說:「神啊,我的心何等渴慕你。請你讓我與你聯結,賜給我管道。你為何拒絕我呢?我究竟錯在哪裡?我是否做了什麼不對的事?我實在想不起來,我想不起有任何不對的事。拜託你啊。」我一直這樣懇求,突然有事情發生。彷彿有東西臨到我,使我整個身體顫抖。好像有人坐在我左手臂上,感覺有衣服拂過,卻不見一人。然後有個強烈的感動要我打開聖經。好似有人對我說:「快!你需要打開聖經,現在翻到羅馬書第一章。」我真的想說得明白一點,但實在難以描繪,好像有人在那裡對我說:「你不是祈求明白嗎?打開聖經,現在就打開。」

神的忿怒從天上顯明在一切不虔不義的人身上

我打開聖經,翻到羅馬書一章18節,經上說:「 原來,神的忿怒從天上顯明在一切不虔不義的人身上,就是那些不義阻擋真理的人。神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原顯明在人心裡,因為神已經給他們顯明。自從造天地以來,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雖是眼不能見,但藉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叫人無可推諉。因為,他們雖然知道神,卻不當作神榮耀祂,也不感謝祂。他們的思念變為虛妄,無知的心就昏暗了。自稱為聰明,反成了愚拙。將不能朽壞之神的榮耀變為偶像,彷彿必朽壞的人和飛禽、走獸、昆蟲的像式。」(羅一18

努力想要明白神的意思

我完全糊塗了。心想:「神啊,這就是你要對我說的話嗎?或者是你要我傳講的信息?究竟是什麼意思呢?」我感覺事態嚴重,因為我知道神很嚴肅地試著和我溝通,但祂說的究竟是誰呢?「你是在和我說話呢?還是這是你要我傳講的信息?」

首先,讓我稍作解釋:那時候,雖然我們已經建立了教會,但村民常常褻瀆神。我們不斷宣講福音,每天出去傳福音,但常常受到羞辱,村民拿神的名開玩笑,說一些無聊的話。我們在露天聚會,擊鼓唱歌,人們圍過來聽,卻拼命攻擊神的名,又嘲笑我們。

在那裡很難傳福音,即便如此,我們還是憑信心出去,說:「神啊,差我們去。」從人的角度來看,我們應該選擇不去。因此,當這段經文賜給我的時候,我心裡想:「主啊,你是不是要向他們宣告這段話?你究竟要做什麼呢?」但是,在內心深處,我的良知卻對我說:「這段話是針對你個人的。」

充滿淫亂、邪惡、貪婪

我說,「神啊,如果是針對我,可不可以請你清楚一點。」接著,好像有一陣浪向我襲來。我感覺需要打開聖經讀羅馬書一章28~32節。經文說:「他們既然故意不認識神,神就任憑他們存邪僻的心,行那些不合理的事;裝滿了各樣不義、淫亂、邪惡、貪婪、惡毒,滿心是嫉妒、凶殺、爭競、詭詐、毒根;又是讒毀的、背後說人的、怨恨神的、侮慢人的、狂傲的、自誇的、捏造惡事的、違背父母的。無知的、背約的,無親情的,不憐憫人的。他們雖知道神判定行這樣事的人是當死的,然而他們不但自己去行,還喜歡別人去行。」(羅一28~32

試著和神理論

這就是發生的事。看著這份罪行清單,我無法說:「我生命中沒犯過任何一項。」一眼描過去,確實有些項目我會說:「OK,我知道這個,還有那個、那一個和這一個,我也有犯過。但是每天上床之前,我一定會跪下來一一認罪。我向主承認我所犯的罪,求神赦免我。我無法相信神會為這些罪責備我。」因為經上說,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祂會赦免我們(約壹一9)。我對主說:「神啊,如果這真的從你而來,請你明確一點好嗎?我究竟做了什麼不尋常的事?我到底做了什麼?」或許是我沒注意到的事。

為自己積蓄忿怒,以致神震怒,顯他公義審判的日子來到

我感覺到主的忿怒,感受到主的不悅。整個人發抖,但我不知道如何悔改。我試著跟神講理,突然那陣浪又襲向我,又是一段經文在我心中浮現,羅馬書二章1~5節:「你這論斷人的,無論你是誰,也無可推諉。你在甚麼事上論斷人,就在甚麼事上定自己的罪;因你這論斷人的,自己所行卻和別人一樣。我們知道這樣行的人,神必照真理審判他。你這人哪,你論斷行這樣事的人,自己所行的卻和別人一樣,你以為能逃脫神的審判嗎?還是你藐視他豐富的恩慈、寬容、忍耐,不曉得他的恩慈是領你悔改呢?你竟任著你剛硬不悔改的心,為自己積蓄忿怒,以致神震怒,顯他公義審判的日子來到。」(羅二1~5

祂必照各人的行為報應各人

我知道自己必須向神認罪。那一刻,我整個人充滿恐懼,心想「主啊,我犯的錯肯定很大,但是我不知道是哪一樣。我知道你非常不高興,但我還是不明白。」第6節接著說:「祂必照各人的行為報應各人。凡恆心行善、尋求榮耀、尊貴,不能朽壞之福的,就以永生報應他們;惟有結黨、不順從真理、反順從不義的,就以忿怒、惱恨報應他們。將患難、困苦加給一切行善的人,先是猶太人,後是希臘人。因為神不偏待人。」(羅二6~11

神的名在外邦人中因你們受了褻瀆

我心想:「神啊,我不知道如何做。我不知道怎樣禱告。我不知道我究竟做了什麼。我一定做錯了什麼,卻不知道是什麼事。」我坐在那邊心裡一直想著:「真希望祂肯多告訴我一些,希望祂能清楚一點。」

這樣想的時候,又是一陣浪襲來:羅馬書二章17~24節,經文說:「你稱為猶太人,又倚靠律法,且指著神誇口;既從律法中受了教訓,就曉得神的旨意,也能分別是非;又深信自己是給瞎子領路的,是黑暗中人的光,是蠢笨人的師傅,是小孩子的先生,在律法上有知識和真理的模範。你既是教導別人,還不教導自己嗎?你講說人不可偷竊,自己還偷竊嗎?你說人不可姦淫,自己還姦淫嗎?你厭惡偶像,自己還偷竊廟中之物嗎?你指著律法誇口,自己倒犯律法,玷辱神麼?神的名在外邦人中,因你們受了褻瀆,正如經上說的。」(羅二17~24

相信你會明白我心裡在想什麼,尤其最後一節。我告訴過你們,那裡的村民真是褻瀆神,常說一些抵擋神的事情,讓人的身體禁不住畏縮起來。當我讀到:「你既是教導別人,還不教導自己嗎?你講說人不可偷竊,自己還偷竊嗎?你說人不可姦淫,自己還姦淫嗎?你厭惡偶像,自己還偷竊廟中之物嗎?」然後,最後一節說:「神的名在外邦人中,因你們受了褻瀆,正如經上說的」

這些話好像是針對我個人,好似神在對我說:「你在村子裡所看見的一切,就是他們所言所行抵擋神的一切,全是因為你。」因為你的生活方式,你行事為人的方式;不只這樣,經上講的就是你。

香焦園裡的告誡

我很想大哭一場,我無法繼續下去。我把聖經闔起來,說:「神啊,我不知道怎麼做。」這時候,同工們傳福音回來了。我叫那個姐妹過來,就是給我信息的那位,對她說:「請妳過來一下。」兩個人走進香蕉園,我對她說:「請幫助我,早上醒來之後,我就沒辦法禱告。我試著求問主,祂表示對我非常不喜悅。我甚至不知道該怎樣悔改。妳可不可以幫幫我?和我一起禱告。」

她說:「OK,但你做了什麼呢?做錯了什麼事?」

我說:「我不知道。」

她說:「什麼事都不知道,如何悔改?」

我說:「神非常不喜悅我。」

她說:「你怎麼知道神不喜悅你?你怎麼發現的?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我只好告訴她事情的經過。我敘述的時候,只見她一臉驚恐。眼睛睜得好大,有些發抖。講到最後那節經文,她開始大哭,哭喊著:「神啊,開恩可憐我,開恩可憐我這個罪人。」她不是為我禱告,而是為她自己禱告。後來,她對我說:我以為你是在繞圈子對我說話,婉轉地指出我的罪。因為你講的話那樣扎我的心。我想你或許不敢直截了當地責備我,才拐彎抹角。」──當然實情不是這樣。

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必要赦免我們

她大哭著禱告,這時好像有什麼東西使我的心屈服下來,突然我感覺自己可以禱告了。因此,我也開始禱告,我哭求,我悔改,我認一切自己想得到的罪,我說:「神啊,我在這件事上悔改,我在那件事上悔改。」這樣大概過了一個小時。然後,我開始感受到赦免……經上說:「我們若認自己罪,神必會赦免,這是真的。」我開始感謝神。我說:「主啊,謝謝你!」但是,卻感受不到平安,我輕鬆不起來,不覺得問題已經解決了。

掃羅與大衛的差異

現在,容我岔開說明一下。我嘗試對付我的罪,但祂想要對付的卻是我的行事為人,而我一直認為自己行得很正。因此,祂並不是說:「你做了這個,悔改吧。」讓我舉掃羅與大衛的例子說明。

兩個人的背景很像,都是照顧牲畜的;都蒙召成為君王和先知;都由同一位先知撒母耳所膏;兩人都犯罪得罪了神;兩人都認了罪。大衛得到赦免,掃羅卻被厭棄。兩人之間的差別在哪裡呢?

若看掃羅的生平,第一次主透過先知對他說:「預備祭物,明天我到了之後會獻祭。」先知只是稍微遲到,但掃羅看見百姓開始散去,為了百姓的緣故,逕自獻上祭物,他根本不能獻祭的。一獻完祭,撒母耳就來了。他問掃羅:「你作的是什麼事呢?耶和華本來會堅立你的國,把國傳給你的後代,但是,現在祂把將國家從你手中取走,給了別人。」

掃羅的問題是什麼呢?他說:「因為我見百姓離開我散去,我就自己獻上祭物。」留意「百姓」一詞。第二次,耶和華派他去滅亞瑪力人。他打完仗,卻沒有順服神的命令。耶和華對撒母耳說:「我後悔差他去,更後悔立他為王。看看他做了什麼事。」

撒母耳就去找掃羅,掃羅說:「耶和華的命令我已遵守了。」

撒母耳說:「我聽見有羊叫牛鳴,是從哪來的呢?」

掃羅回答:「啊,是百姓。百姓帶來的,我就容許他們。」

撒母耳說:「獻祭勝於聽命嗎?」因為他們留下牲畜是為了獻祭。

後來,掃羅說:「我得罪了耶和華,我得罪了你。因我懼怕百姓。」又是百姓。

明白了嗎?掃羅一生為百姓而活。他的作為是因著百姓。他認罪時說:「我得罪了神,我犯了罪。請你陪我下去,我好敬拜耶和華。」撒母耳說:「我不同你下去。」撒母耳轉身要走,掃羅扯住他的衣襟,衣襟就斷了。撒母耳對掃羅說:「如今你的國也從你手上斷絕,像這斷了的衣襟。」這時掃羅說什麼呢?他說:「我得罪了神,又得罪了你,但是,請你在百姓面前為我說說好話,在百姓面前抬舉我。」

即便在認罪的殘破光景中,他的心在乎的只是自己在百姓前的面子。撒母耳還是跟著他下去了,但是自從那一天,撒母耳再也不見掃羅,卻仍每天為他禱告,直到神說:「你為我厭棄的人難過要到幾時呢?」

不過,大衛很不一樣。大衛同樣犯罪。他犯了姦淫罪,又殺了人,犯罪之後,拿單來見他,用計指出他的罪。大衛自己判定說:「做這事的人該死。」拿單說:「你就是那人!」大衛說:「我得罪了神。」拿單說:「耶和華已經赦免你的罪。」

差別在哪裡?重點不是關乎罪行,而是關乎道路。大衛,聖經說他的心像羊羔,像主的心,是合神心意的人。他跌倒,就像其他人一般;但是,他的道路是渴望一生為耶和華而活。這是很大的分別。

這也是主在我身上要對付的。他對抗的不是罪行,而是我的生活方式。祂呼召我離開自己的道路,進入祂的道路。我正在服事神,也看見人們得救,看見教會增長,看見人們被醫治得釋放,但是神卻說:「我要你離開你的道路,進入我的道路。」

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

這是靠信心得生命的道路。記得眾人怎麼說:「我們當行什麼,才算做神的工?」(約六29)主回答說:「神所要的工,是信神所差來的。」想一想,我們信耶穌的時候,是什麼光景呢?那時我們豈不是承認自己的生命徒勞虛幻,絕望虛空,看見自己是該死的。我們棄絕自己的生命,接受祂的生命。從此我們像保羅一樣,說:「我已經與祂同釘死,我已經死了,如今活著的不再是我。我活出的是基督的生命,藉著信靠基督而活。」(加二20意述)

這就是主呼召我們悔改的重點。祂說:「停止你屬世的手段與方法,停止活在人的智慧、人的努力、人的意志裡。放下這一切,向這一切死,然後你才能向著神而活。把我的生命穿在你的心思意念裡,要相信你已經丟棄了舊生命,你不能再為自己活。」

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創造

你知道聖經的確是這樣說的:「原來基督的愛激勵我們;因我們想,一人既替眾人死,眾人就都死了;並且祂替眾人死,是叫那些活著的人不再為自己活,乃為替他們死而復活的主活。」祂甚至說:「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創造。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林前五14~1517

這個新身份從神而來,一切都出於神,祂藉著祂的兒子使我們與祂和好,又將勸人與祂和好的道理賜給我們。因此,我們是上帝的大使,好似父神要藉我們,懇求世人與祂和好。(林後五18~20

祂呼召我們進行身份大變身

祂呼召我們進行身份的改變。棄絕人的道路,離開我的身份、我的能力、我的努力、我的智慧。放下這一切,前來穿上新生命。那生命從天上來,要我們帶著使命進入世界。不是為了賺錢,不是為了追求名聲,不是為了聲望而發揮影響力,乃是為了使命。「神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祂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神不是差祂的兒子來定世人的罪,乃是要叫世人因祂得救。」(約三16~17

祂呼召我活出祂的生命、祂的身份、祂的呼召、祂的使命,祂要我放棄我的野心、我的夢想、我的渴望、我的權利。這樣,我才能承擔祂的責任,我才能承繼在祂的名字裡所有的一切,就是祂名字裡的身份,這是神的意思。信神所差來的,才是作主的工。但是,當時我無法聯結這二者。

不然,他們毫不慚愧,也不知羞恥

那天,我一直禱告,感覺禱告夠了。我有把握,祂垂聽了我的禱告;祂赦免了我的罪。但是,卻感覺不到平安。我感覺沒有得到釋放。我感覺罪惡感仍然在我身上。因此,我說:「唉,請你賜給我一句安慰的話好嗎?請你賜給我一句話,好使我的心能夠喜樂。」

與我同在的那位姊妹,仍然在神面前哭求爭戰。但是,我感覺自己經禱告夠了。因為我裡面得不到任何話語,所以我這樣說:「我要這樣做,像這樣,把聖經像這樣打開,看我的眼睛落在哪一節經文,就當作是神給我的話。」

我不經意地一翻,沒想到竟然非常接近。我的眼睛落在耶利米書六章14~15節,經文這樣說:「他們輕輕忽忽的醫治我百姓的損傷,說:平安了,平安了,其實沒有平安。他們行可憎的事,知道慚愧麼?不然,他們毫不慚愧,也不知羞恥。因此,他們必在仆倒的中仆倒。我向他們討罪的時候,他們必致跌倒。這是耶和華說的。」(耶六14~15

這就是我看到的經文,這就是賜給我的話語,我的眼睛落在那裡。我好失望,拿起聖經把它丟開。然後,我開始說:「神啊,我的罪已經超乎我能明白的。」我甚至不知道該怎樣悔改,於是我哭著說:「可憐可憐我啊,賜給我悔改的恩典。」

今日我若回來迎娶我的新娘,你是沒有份的

我這樣哭求的時候,感覺主的同在降在我身上。身為一個牧師,我會在講道中間,感覺到神的同在降臨在我身上。就是這樣的感覺,我感受到:「祂來到我身上了。」

但是,同在的感覺不斷增強,那是我從來不曾體驗過的。很快,我陷入極大的驚恐。

我感覺好像有一條非常厚重的毯子臨到身上。然後,我全身抖,全身出汗。後來,我的

舌頭好像在嘴巴裡腫了起來。我已經說不出話來,像是整個人被卡住了。我試著移動身體,發現根本不能動。好似我在我的身體裡面,身體卻不再是我的。

突然,有一道強光射進我的眼睛。當時我的眼睛閉著,人跪著頭碰到地上,有一道強光射入我的眼睛。我試著張開眼睛,想看看是什麼。我打開眼睛,無法注視那光。太強了,即使眼睛閉著,光還是刺入眼睛內。於是,我再次把頭埋到地上,身體不斷發抖,心想:「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然後,聽見一個聲音,深沉而冷靜的聲音。三次呼叫我的名字,而我無法回答。我根本沒有力氣回答,但是我心裡納悶,我在心裡回答說:「我在這裡。」然後,祂叫我約翰,叫了三次。祂對我說:「在創世以前我就認識你,我揀選你來服事我,在這末後的日子成為我的見證人。但是,我要對你說,今日我若回來迎娶我的新娘,你是沒有份的。我不會帶你走。」

我無法描述我當時的震驚。我好似被電擊中,甚至不能反應,我受到電擊了。祂再次重複說:「我不會帶你走。因為經上記著說:祂向那些等候祂的人顯現。」然後,祂又說:「你的生活不像是在等候我。你容許各式各樣的污穢進入你的生命。你活得像完全不在乎一般。」

那一刻,我在心裡說,因為我無法用嘴巴說話,我感覺,這樣的事怎麼可能發生在我身上。我自以為:我為主丟下世上的職業來服事祂。我父親送我的房子,我也放棄繼承,因為我想去宣教。我不是放棄了這個,又放棄了那個……神不可能對我說這樣的話的。說祂不會帶我走。我讀過的神學和我的教導,都無法接受這樣的事。於是祂引用哥林多前書第六章對我說,我後來在聖經上找到這段經文。

我甚至不記得聖經有這樣一段,但我的確在聖經裡找到這段話。第9~10節說:「你們豈不知不義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國嗎?不要自欺!無論是淫亂的、拜偶像的、姦淫的、作孌童的、親男色的、偷竊的、貪婪的、醉酒的、辱罵的、勒索的,都不能承受神的國。」(林前六9~10

人心比萬物都詭詐,壞到極處

然後,祂繼續對我說:「你的生命滿了污穢。你行事為人,只是外表好看,卻把心裡許多東西掩蓋起來。你忘了我是察驗人肺腑心腸的主。你還沒預備好,你並沒有預備好見我。」接著祂又開始說:「你的生命若充滿這個,還有那個,以及那個和這個,這樣你有預備好等候我的顯現嗎?」

祂提到好幾件事,我只能說:「主啊,可憐我!」但祂提了一件我心裡無法認同的事,因為在我的認知底下,我從未墮落到那樣的光景。祂對我說:「你的生命充滿姦淫。」我全心抗議這點,我心裡說:「不,不可能。」聲音停了下來,好一陣靜默之後,祂又對我說:「我口中沒有詭詐的言語。你稱我是說謊的嗎?既然你連自己的心都不明白,我就顯明給你看吧。你記得這一天嗎?幾點鐘的時候,你在某某地方。」

弟兄姊妹,我記得的。我彷彿在現實中看見那一刻的自己。那不是回憶,而是在現實中我回到那一刻。我看見自己坐在一輛計程車裡,等其他人上車。當時我注視著窗外一名女子,滿腦子都是污穢的想像。我從那場景出來之後,我說:「神啊,我犯罪得罪了你!」祂對我說:「不是,你不是犯罪。你是活在罪中。那就是你的光景,從早到晚,你活在這樣的想像裡。甚至連晚上睡覺,你都沉浸在罪裡。我知道你私生活裡的每一刻,我知道你毫不畏懼。甚至在教會,就是坐在教會裡,有人到台上服事的時候,你在想像裡把她們剝個精光。你就是你的想像世界。」然後,祂說:「我是鑑察人心的主,你難道不曾讀過:凡看見婦女就動淫念的,這人心裡已經與她犯姦淫了?」

許多畫面在我眼前出現,讓我明白自己的想像是怎樣的光景。這樣的事,讓我無法辯解說:「主啊,我陷入罪中,主啊,我是軟弱的。」因為,那其實是我的生活方式,那是我慣常的生活方式。我習以為常,不以為意。而且我心安理得,因為人們根本看不見,但是神卻說:「我看見了。我是鑑察人心的主。」

我感到萬分羞愧,然後,祂說:「那還不是最糟的。你活在這樣的光景。」祂開始提到很多人看為小的事:像是妒嫉、掌控、暗中傷人。你一直認為自己最棒,做得最好。你講道比別人強,你行的神蹟比別人多。你的恩膏更多。你極盡所能吹捧自己,看見別人晉升或受到肯定,就心中懷恨。主提到的這些事是如此污穢,如此污穢。我哭了又哭,陷入極大的憂傷。然後,祂提高聲量對我說:「安靜一點,注意聽。」

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

我安靜下來,祂指出更多的不堪,一一揭露。甚至一些看起來微不足道的事,但那一刻卻臭不可聞。我感覺自己好像站在審判臺前,一切事都被抖了出來。我很想大叫:「停了吧,停了吧,我通通承認。」但是停不下來。後來,我只能不斷地在心裡說:「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祂叫我:「安靜。」

事實上,我沒有大聲嚷嚷,只是在心裡說。祂還是說:「安靜,聽好。」祂繼續說,我心裡想我一定是上了魔鬼的當。一直以為自己在服事神,裡面卻如此污穢。我一定被魔鬼騙了,魔鬼早就把我擄獲。那時,我想起我們親眼見證的種種神蹟,我想到多少人得了醫治,我想起那些奇妙的事工,心頓時往下沉。心想:「魔鬼把我騙到這個地步,甚至讓我行出大有信心的神蹟。行出我以為只有神能行的神蹟,哪裡知道都是魔鬼的把戲。」

好一陣祂沒出聲,然後,祂對我說:「你怎麼這樣想呢?」祂說:「我行神蹟不是因為你配得,而是因為我愛我的百姓,就是你牧養教導的對象。但是,你難道不曾讀過:當那日必有許多人對我說:『主啊,主啊,我們不是奉你的名傳道,奉你的名趕鬼,奉你的名行許多異能嗎?』我就明明地告訴他們說:『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

祂說:「不要倚賴神蹟來衡量你的價值。你的價值不是來自你事工中見證的神蹟奇事。我行神蹟,因為我愛我的百姓,我也會為我的名字在地上留下見證人。」祂又說:「你沒讀過:人非聖潔就不能見神嗎?重要的不是神蹟,而是從神而來的聖潔。」

然後,祂提醒我希伯來書上的一段經文。那是我剛得救的時候,大概才得救兩天,祂賜給我這段聖經。希伯來書一章9節說:「你喜愛公義,恨惡罪惡,所以神,就是你的神,用喜樂油膏你,勝過膏你的同伴。」(來一9

那時我才剛信主,就得了這個夢,有人對我說:「這是主賜給你的。」主在夢中給我一張紙,上面寫的就是這節經文。主對我說:「你開始時很不錯,為何偏離呢?你開始的時候,總是定睛於我,但是你愈來愈熟練之後,就開始把眼目轉向人們。你停止尋求我的認同,開始尋求人的認同。人們並不知道你內心的秘密,他們總說你好,對你的事工總是讚嘆。但是,你完全不在乎我。我知道你的內心,你開始很好。是什麼讓你偏離呢?為何將你的眼目轉離我?我希望你明白:人們並不擁有天堂,只有我父擁有天堂,祂是公義的審判者,祂要照各人的行為報應各人。」

按名你是活的,其實是死的

祂又賜給我啟示錄三章1~3節:「那有神的七靈和七星的,說:我知道你的行為,按名你是活的,其實是死的。你要警醒,堅固那剩下將要衰微的;因我見你的行為,在我神面前,沒有一樣是完全的。所以要回想你是怎樣領受、怎樣聽見的、又要遵守,並要悔改。若不警醒,我必臨到你那裡,如同賊一樣。我幾時臨到,你也決不能知道。」(啟三1~3

我勸你:悔改吧!

主對我說:「我從頭到尾看著你,我發現你沒有一樣能被我的父接受。我勸你:悔改吧!棄絕一切你視為寶貴的。放棄你的夢想,放棄你的權利,放棄一切你認為是寶貴的東西,然後尋求我的面。你要謙卑自己,兩手空空地到我面前來,不要帶任何東西,只要謙卑自己。我實實在在告訴你,救恩與永生,配得你放棄一切來承受,那就夠了,勝過你能想像最棒的事物,都無法與之相比。」

祂提到那個在地裡發現寶貝的人,變賣一切所有的,來買這塊地。祂說:「這就是我對你的勸告:放棄。放棄。放下你以為寶貴的一切,然後,我會憐憫你。你若真心悔改,我會帶領你歸回,我會恢復你,使你成為我話語的出口。」

然後,祂對我說:「聽好,你的朋友每一位都有不討我喜悅的地方。告訴他們要悔改。」祂說:「去告訴這個人,這是我看見的。」我不想敘述這些,因為都是關乎特定人士的私事。當時我們大約有八名夥伴,包括與我在那裡禱告的姐妹,每個人主都有話給他們。

彷彿地獄降臨

於是我回去,把大家叫來,將近晚餐時間。那時,我們整個下午在那兒,我的眼睛哭紅腫,整張臉都腫了。我把大家叫來,告訴他們說:「這就是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我告訴他們關於我的一切,然後,我開始對個人講說關於他們的私事,瞬時間好似地獄降臨。嚎啕大哭,大聲哀哭,哀號。沒人知道的秘密,如今被掀了出來。

突然之間,大家必須面對原以為沒人會知道的事。這些隱藏在他們的生命當中,現在被攤在陽光底下。那天沒人吃晚餐,沒人有胃口,也沒人上床睡覺。整個晚上,世界頓時變得太窄、太小。你坐在一個地方禱告,感覺「我在這裡沒有平安。」你走到另一個地方,感覺「我的天啊!」有時大哭,有時呻吟,有時低泣,不願有人靠近身邊。只要有人走近,就想快快走開,好似一切都令人反感。

生平第一次,我感受到世上再沒有值得我關注的。沒有。沒有。我只是不斷哭泣,「神啊,請你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為你而活,單單為你而活。」

眾人上山悔改禱告

早上,我帶著聖經和一小桶飲用水,對同工說:「我要上山去。若有人願意跟我上去,很歡迎,但別期待我服事你。我自己要尋求主的面;你也可以為自己尋求神的面。」結果,好幾個跟我一起上山。兩個人留下來,陪一位生病的姊妹。我們進入山裡,竭盡所能地往高處爬。進入一座叢林,甚至不知道是誰擁有的,我們進去找到一處合適的地方。沒有屋頂或遮蔽,大家開始禱告,從早上到晚上,從晚上到早上,只在早上聚一次,問說:「有人聽見主的話嗎?沒有?Ok,繼續尋求主。」這樣整天禱告,持續兩天之後,我感到十分疲憊,累壞了。我把聖經當枕頭,想睡一下,躺了五分鐘,聽見其他人不停地哀號、懇求,我心裡想:「其他人都在呻吟,尋求主的面,我怎能睡呢?」

我只好起來,不停地上下走動,對主說:「神啊,可憐我們這些罪人。」第三天,快到中午的時候,沒人招呼,大家自動聚到一起,我們開始禱告,天空下起雨來。每個人必須保護自己的聖經,但還是留在那裡不斷地哭求主,好像小孩般的哭泣,沒有言語。只是不停地哭泣、哭泣、哭泣。雨停了,神的靈降在我們身上。

主藉著一名同工向眾人說話。有時向著大家說,有時針對某個人,非常深入地講說祂對我們每個人的呼召和命定,同時也提醒我們一些幼年發生的事。主說:「記得這件事嗎,那是我。記得那件事嗎,那也是我……」突然之間,我們明白過來。雖然,我們可能長大了才信主,神卻告訴我們說:「我與你同在,甚至在你幼年成長的時候。記得這件事嗎?那是我。記得那件事嗎?那也是我,是我在保護你。你為何遠離我呢?」

那天,每個人都流著淚再次把自己獻給主。我們把自己獻上,感覺主的平安降臨在我們身上。主的喜樂回來了。我們開始讚美主,大聲歸榮耀給祂,主的喜樂充滿在我們身上。但是,主對我說:「不要停止禁食,繼續尋求我,我要告訴你關乎教會的事。」

他們藐視以色列的聖者

這樣大概過了四、五天,每天我獨自進入香蕉園,停留大約六小時。有一天,下午三點左右,我獨自在那兒禱告,主要是為自己的生命懇求主,因為我的生命仍處在極大的震動當中。我這樣繼續的時候,突然之間,我感覺主的同在再度降臨在我身上,如同一個禮拜之前的顯現。我開始顫抖,感到十分害怕,因為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同在的感覺不斷增加、增加、增加,導致我整個身體不斷顫抖。很快我整個人僵住不能動了。連嘴巴都說不出話來。整個身體好似癱瘓了一般。

這次我沒見到光,但是不停地發抖,我在靈裡一直敬拜,我說:「主啊,開恩可憐我。」然後,我感覺有人靠近我身邊,發出一聲好大的嘆息。好似一聲:喔……。然後,主開始說話,讀的是以賽亞書第一章。第2節開始:「天哪,要聽!地啊,側耳而聽!因為耶和華說:我養育兒女,將他們養大,他們竟悖逆我。牛認識主人,驢認識主人的槽,以色列卻不認識我;我的民卻不留意。嗐!犯罪的國民,擔著罪孽的百姓;行惡的種類,敗壞的兒女!他們離棄耶和華,藐視以色列的聖者,與祂生疏,往後退步。」(賽一2~4

我的僕人把靈魂交換屬世的東西

主就這樣開始,講完上面那些話之後,停頓了一下。起先我不太確定,但是後來我感覺有人在啜泣,有人在哭。然後,主又開始說話:「我要告訴你關乎我的百姓我的教會。」祂開始談到教會,談到祂怎樣付上全部的代價,怎樣成為我們的贖罪祭,祂怎樣償清一切,使我們得自由,談到我們應該活出一個被釋放、被救贖、全備的生命。

祂說:「但是我的百姓,我的百姓卻轉離這樣的光景。我的百姓選擇回到老路,活在他們舊人的生命裡面,靠的是人的努力、人的渴望、人的智慧、人的意志。」然後,祂繼續說明我們怎樣奉祂的名做事,用的卻是人的方法、人的努力,祂說:「我的僕人,傳講話語的僕人,將他們的靈魂交換屬世的東西,因此,他們是照著世界的精神(spirits)在說話。他們安慰那些活在罪中的子民,而不是呼召他們悔改。

他們說:「沒關係,你們這樣生活沒問題。」祂又說:「我眾多的百姓根本不懂何為罪得赦免的喜樂。因為他們從來就沒經歷過,他們從來沒被帶到深度的悔改,以及完全降服於我的地步。聽到的只是儘管照自己的意思活,沒關係,想做什麼就自由去做。我的心極其傷痛,因為他們中了仇敵的詭計。」  我的百姓傷痕累累

祂引以賽亞書一章5~6節繼續說:「你們為什麼屢次悖逆,還要受責打嗎?你們已經滿頭疼痛,全心發昏。從腳掌到頭頂,沒有一處完全的,盡是傷口、青腫,與新打的傷痕,都沒有收口,沒有纏裹,也沒有用膏滋潤。」(賽一5~6

祂說:「我的百姓傷痕累累。大多數的傷來自痛苦和苦毒,因此人與人之間,猛烈抨擊。因為生命中的苦痛,使得人們極端自私。我受過鞭傷,我帶來的醫治是整全的。我受的鞭傷可以醫治人,但是我的百姓已經習慣活在傷痕和苦毒裡,活在他們的絕望裡,他們被教導這就是救恩。我已經付了一切代價,我的工作已經完成,但是他們卻選擇自己過日子,好像我沒死過一般。」

祂又繼續說下去,祂說:「我的心極其憂傷,因為主耶和華的日子近了。那日子即將臨到。」祂開始描述那日子是極度痛苦的日子,是悲哀哭泣的日子。那日子沒有人站立得住。因為時間的關係,現在讓我引用一些經文,來說明那日子。主開始談到那日子的時候,我真的很難描述。一方面好像你聽見清楚的聲音,另一方面又好像同時有人在哭泣。祂說:「那日子就快來到。我的心為我的百姓極其憂傷,因我的百姓沒有預備好。我的百姓遠遠沒有預備好,我的心為此傷痛。我已經為了釋放他們,成就了一切所需的大工。我成就了一切,除了我所成就的,他們不需要任何其他的東西。」

耶和華的大日臨近,臨近而且甚快

請跟我翻到西番雅書一章10節:「耶和華說:當那日,從魚門必發出悲哀的聲音,從二城發出哀號的聲音,從山間發出大破裂的響聲。瑪革提施的居民哪,你們要哀號,因為迦南的商民都滅亡了!凡搬運銀子的都被剪除。那時,我必用燈巡查耶路撒冷;我必懲罰那些如酒在渣滓上澄清的;他們心裏說:耶和華必不降福,也不降禍。他們的財寶必成為掠物;他們的房屋必變為荒場。他們必建造房屋,卻不得住在其內;栽種葡萄園,卻不得喝所出的酒。耶和華的大日臨近,臨近而且甚快,乃是耶和華日子的風聲;勇士必痛痛地哭號。那日是忿怒的日子,是急難困苦的日子,是荒廢淒涼的日子,是黑暗幽冥、密雲烏黑的日子,是吹角吶喊的日子,要攻擊堅固城和高大的城樓。我必使災禍臨到人身上,使他們行走如同瞎眼的,因為得罪了我。他們的血必倒出如灰塵;他們的肉必拋棄如糞土。當耶和華發怒的日子,他們的金銀不能救他們;他的忿怒如火必燒滅全地,毀滅這地的一切居民,而且大大毀滅。」(番一10~18

這只是眾多論到耶和華日子的一段而已。主描述的時候,有時我會看見異象。有聲音發出,但我會看見異象。祂說:「時候快要來到」,我見到異象。主講到主耶華的日子,祂是在談論最後審判的日子,最後交帳的日子,按照各人的行為報應各人的日子。但主的日子不限於此。主的日子也包括引向終局的末後年日,我不知道這時期會有多長,可能好多年,可能好幾十年,但祂說:「末時,就是末了那些年,將有許多試煉臨到。」

大部分的試煉,會和金錢和物質主義有關,牽涉到生計和存活。祂說:「假如我的百姓沒有把信心的錨拋在我身上,假如他們沒有完全降服於我,他們就無法在末日受試煉的時候站立得穩。他們會妥協,會屈服於壓力,尤其是財物的壓力。會發生許多背道的事,在教會、世上和家庭。壓力會大到無人能抵擋。這是我內心傷痛難過的原因,我愛我的百姓,我無法袖手旁觀,任仇敵長期擄掠我的百姓。」

正說「平安穩妥」的時候,災禍忽然臨到

祂繼續引用新約聖經,並為此哀哭,帖撒羅尼迦前書說:「人正說『平安穩妥』的時候,災禍忽然臨到他們,好像產難臨到懷胎的婦人一樣。他們絕不能逃脫」(帖前五3)。極大的災難將臨到他們,無人能存活。「弟兄們,你們卻不在黑暗裡,叫那日子臨到你們像賊一樣……因為神不是預定我們受刑,乃是預定我們藉著我們主耶穌基督得救。祂替我們死,叫我們無論醒著、睡著,都與祂同活」(帖前五49~10)。

一切已經成就;所有代價都已付上,你們為何站在那會讓你妥協的地位上,站在會被勝過的地位上?記得聖經怎麼說呢?耶穌在啟示錄二~三章向約翰說到七個教會的時候,每一次祂都提到:「得勝的,我必賜給他……」主說:「要做得勝者。要站立得穩,在一切成就之後,還能站立得穩(參弗六13)。我的百姓需要甦醒過來,需要被興起,站立在十字架成就的一切基業上。」

那日子將顯明人心中的一切隱情

十字架大有能力;寶血大有能力。耶穌的名字有能力使我們成為得勝者。我們不需要倚靠自己的力氣、智慧和努力。我們在今生若只是倚靠自己的智慧、能力、努力,以及人的手段,我們就會被捲走。我們將會妥協,我們會被恐懼籠罩。耶穌提到末期的靈,其中一個現象就是:「人會嚇得魂不附體」(路廿一26)。

祂又接著說:「在那日,人心中的一切隱情,將要被顯明。」祂對我說:「你不是看見你生命中的隱祕被顯露出來嗎?這就是將要發生的事。所有隱祕的事都要被揭露。這就是我為何向你顯現的原因,好叫你成為向列國發聲的見證人。去到列國,向我的百姓說,就是那些稱為我名下的子民,對他們說:『悔改、歸回!回轉向主,就是為你們死而復活的主。棄絕你們自己的手段,完全地降服於祂。』」

神百姓犯下的最大惡行

然後,祂又講到過去幾個月來,祂一再對我們提及的結果子與不結果子。祂說:「有這麼多事工都是在教會裡奉主的名做的——花了很大的力氣,很多的投資,果子卻很少。」祂說:「因為,都是用人的努力和人的方式進行,才會沒有果效。我的能力夠用;我的靈足夠成就一切。我的百姓犯下的最大惡行,就是棄絕我的靈,創造出他們自以為是的聖靈經驗。他們創造的是他們自己的感覺和印象,然後稱之為我的靈。這是我最大的憂傷。我知道你們若倚靠自己的力量,根本無法走這條道路,因此,我才差保惠師來,這是父所賜的。你們離開了祂,也就了無指望。」

教會豈是世界權勢的奴僕嗎?

「因為我的百姓做了兩件惡事,就是離棄我這活水的泉源,為自己鑿出池子,是破裂不能存水的池子。以色列是僕人嗎?是家中生的奴僕嗎?為何成為掠物呢?」(耶二13~14

主論到教會,基本上也就是這樣。教會豈是世界權勢的奴僕、魔鬼勢力的奴僕、罪惡權勢以及肉體的奴僕呢?我們不是已經得贖了嗎?祂難道還沒付上贖價?祂豈沒有釋放聖靈的能力使我們成為得勝者?為何我們成為掠物呢?神正在呼召我們,與其說是呼召我們悔改我們的惡行,還不如說,祂在對我們說:「從你們自己的方法和手段出來。出來,然後取用我白白賜給你們的生命。按照我的方式生活,活得好像你停止再為自己活,只為那為你死而復活的主活。接受這從天上賜下的生命,帶著使命的生命。」

祂說:「父怎樣差遣我,我也照樣差遣你們。」經上說:我們不再為自己活,乃為替我們死而復活的主活(林後五15)。弟兄姊妹,人的努力永遠無法達到神的標準——即使是最真誠的努力(亞四6)。我們若降服自己,行在神立約的愛裡,祂會照著運行在我們心裡的大力充充足足地成就一切,超過我們所求所想的(弗三20)。祂使我們成為得勝者,遠超出我們所能想像。我們失敗後退的時候,一顆委身於主的心會說:「神啊,我是屬你的。我的生命不屬於我自己,我的生命是屬基督的。我活著單單為了成就神的旨意而活,我生活的原則單單是愛的律法,無條件的愛」——若我們如此委身,並且不做其他任何考量,「向那一切看自己是死的」,神必會在我們的軟弱中扶持我們。

我們因信心不足以致於失敗的時候,我們因倚賴自己以致於於失敗的時候,心裡想:「我辦不到」的時候,這時恩典會圍繞我們。我們會看見自己重新得力,我們的信心獲得更新。你回頭看就必明白:「假如我靠自己的力量,自己的決定,我知道我一定會在那裡跌倒。我知道是祂的手扶持我,把我帶過來的。」

主又對我說:「在末後的日子,最大的誘惑是淫亂的靈。仇敵知道其他的罪,都在身子外,惟有淫亂和行淫的,是在身子內」(參照林前六18)。因為那會使你和行淫者成為一體,敗壞並玷污神的殿。在末後的日子,這罪愈來愈普遍,像橫掃全國的颱風一般,人們不把罪當一回事,甚至在教會裡。將會有不道德的罪、性別錯亂,各式各樣的淫行。神說:「警告我的百姓:要逃避惡行;要逃避惡事。」

世上的謙卑人哪,你們都當尋求耶和華

讓我讀最後一段經文:「不知羞恥的國民哪,你們應當聚集!趁命令沒有發出,日子過去如風前的糠,耶和華的烈怒未臨到你們,祂發怒的日子未到以先,你們應當聚集前來。世上遵守耶和華典章的謙卑人哪,你們都當尋求耶和華!當尋求公義謙卑,或者在耶和華發怒的日子可以隱藏起來。」(番二1~3)

逃避要來的忿怒

親愛的弟兄姊妹,時候不多了。那要來的就快來臨。祂正在呼召我們歸向祂,我記得祂說對我說:「那日子並不是喜樂的日子」——甚至對祂而言。祂說:「我想到那日我的百姓要被帶走,我的心腸撕裂,為此我向你們哭喊:『回轉歸向我。』」

祂說:「我差遣你。你不要審判我的百姓,不要定罪他們。告訴他們說,我也不定他們的罪,我乃是呼召他們回轉歸向我。要逃避主的日子將要臨到的忿怒;要逃避那要擄獲你們的黑暗權勢;要逃避你自己,你肉體的本性。要逃啊,耶和華的名是避難所,耶和華的名是堅固臺,義人奔入,便得安穩。」

末了的禱告

祈求神把啟示的靈賞給你,親愛的弟兄姊妹,你有責任成為得勝者。祂說:「得勝的,我要賜他在我寶座上與我同坐,就如我得了勝,在我父的寶座上與祂同坐一般」(啟三21

我要請你做一件事。我不知道今天你領受了多少,但是我知道:你有一個命定,你降生在這世上絕非偶然,不要隨波逐流。在你出生之前,你就有一個命定,在你出母腹之前,祂就認識你;你未出母胎,祂已分別你為聖(耶一5)。在你有生之年,你有個命定和目標要成就,若你能效法保羅說:「我甘願將自己一切寶貴的事物,都當作是有損的,為了要得著基督,我把一切其他事物都稱作是有損的,為要得著祂,叫我能夠認識基督和祂復活的大能,分嚐祂受苦的滋味,效法祂的死。」(參腓三8~11意述)

 讓我們棄絕自己,對上帝說:「神啊,在我餘剩的日子裡,我只求一件事:讓我抓住你得著我的目的。我只想抓住你得著我的目的,請饒恕我的過去,謝謝你不定我的罪。今天,我轉向你。我放下我的生命,我自己的智慧,我自己的努力和成果。我選擇活在基督裡,我選擇活在信心裡,我向自己死,使你可以活在我裡面。」

如果今天你真的有這樣的感受,請你站起來,以謙卑的心來到主面前,對祂說:「主啊,我感謝你,容許我的耳朵今天聽見這些話。我感謝你是如此關心我,不論我處在什麼樣的光景,你都願意伸出手來救我。」

我請你把手交給天父,讓你的心向祂敞開。像孩子對父親一般地跟祂說話。打開你的心,:「神啊,我在這裡。我是你的孩子,我是你以耶穌基督的寶血,因著我救贖主的憐憫把我贖回來的。我來就近你,因你深愛我。我來親近你,因你關心我。我不認識你。我沒有尋求你,你卻尋找我。我還做仇敵的時候,耶穌就把祂的生命為我捨了。甚至我還不認識你的大愛,耶穌就已經為我捨己。」

向天父舉起你的手和你的心,呼求那位深愛你的天父。呼求那位關心你的父,呼求祂,祂不計較你的過去如何,祂說你可以改變,你可以得贖,你可以被恢復,你可以被更新。奉我主耶穌基督的名,天父上帝的權柄,並聖靈的大能,我們現在求告你的聖名。我們奉耶穌的名求告你的聖名。求耶穌的血洗淨我們。聖經說:他們得勝是因羔羊的血,和他們口中的見證(啟十二11)。父神啊,我們今天奉耶穌的名,斷開仇敵所有的軛,敗壞仇敵一切的詭計,就是那些攔阻我們不能結果子的詭計,不能結出最多果子的詭計,今天全部都被打破了。

向祂傾心吐意,開始求告祂。我相信恩典就在這裡要斷開每一個軛。不論仇敵在你的生命當中,扎根多深、多重,不論牠以什麼帕子蒙蔽你,神的恩典,神豐滿的恩典要釋放你得自由,奉耶穌的名禱告。

主啊,謝謝你,親愛的聖靈,我們現在祈求你以大能恢復我們,主啊,你是我們的幫助者,你是我們的老師,我們的保惠師。離了你,我們就不能做什麼。赦免我們遠離你的罪——我們離棄了你這活水的泉源,為自己鑿出的池子,是破裂不能存水的。神啊,赦免我們,萬神之神,赦免我們隨意把自己創造的經驗,稱呼為神的靈。父啊,你賜下聖靈給我們,祂是我們的神。我們現在奉耶穌的名,祈求你來,聖靈啊,求你來,帶著你恢復的大能來到我們當中。

觀看影片,可以上「世界號角使命團」的官方網站:http://www.worldtrumpet.com/  

文字檔全文:http://www.MikeBickle.org/

創作者介紹

lael的部落格

lae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