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人都尊你的名為聖

May 03, 2010

Nita Johnson

(2012503Seattle禱告會上的短講)

有一條通往寶座的路,也有一條不能通往寶座的路。事實上,如果你選擇了那條不能通往寶座的路,那麼無論如何你都無法進入到寶座前。所以,我們若想禱告大有功效,就得按神的方式來禱告,而這是非常重要的事。

馬太福音69-13節「所以,你們禱告要這樣說:我們在天上的父,願人都尊你的名為聖。願你的國降臨;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我們日用的飲食,今日賜給我們。免我們的債,如同我們免了人的債。不叫我們遇見試探;救我們脫離兇惡。因為國度,權柄,榮耀,全是你的,直到永遠。阿們。』」

這是何等美好的禱告範本!主耶穌如此關心祂的門徒,不只是當年的12個門徒,也包括了你和我以及歷代的教會,祂留下了這篇主禱文來幫助我們,讓我們知道如何摸著神的心意,以至禱告能夠上達到祂的寶座前。

當然,我們的軟弱與無能常常打動神的心。天父滿有慈悲憐憫,祂非常關心我們的憂傷和需要。其實,我們尚未求告,祂就已經應允了。哪怕幫助好像有所延遲,但在我們還不知道自己的需要之時,幫助就早已從父神的寶座前發出。還記得但以理書所記載的嗎?神並非遙遠不可及,也絕不漠視祂的百姓之哭求。所以,我在此說的不是要打動神的心而促使祂去做祂原本不想做的事,而是說我們如何將自己的需要,也將別人的需要,而且更具體的是,將國家的需要呈獻到父神面前,打動祂的心。

從聖經記載中,我們知道但以理在巴比倫王國身居高位,是一位義人。他的個人生活與眾不同,並沒有沾染任何巴比倫的風俗習慣。他甚至連國王的美膳都不肯吃。

多年前我曾到Oregon州某一城市服事。我再三迫切禱告,求問神我該說些什麼,因為那是全市範圍性多間教會參與的聚會。我求問神,針對這個城市所要發出最重要的話是什麼。祂的回答是:「你若想得到但以理的恩膏,就得像但以理那樣生活。」而這正是當今教會尚未學成的事。

我們想要禱告。我們想要打動神的心也打動祂所在意的事。你是否關心你的國家?如果是的話,你就自然想學會如何為國家禱告,並且期望自己的禱告大有功效。這也是神所期望的。神正在為祂自己尋找一支軍隊,正如保羅所說的那樣,這些人是不以世上的事為念的。神正在為祂自己尋找一支軍隊,而這些人願意將自己分別為聖,願意讓神來煉淨他們而成為神所要他們成為的樣式,以致影響邦國。神聽每一個禱告,然而,此時此刻有些具體事情需要教會來發揮其影響力,可是教會若仍舊連於世界,她就無力改變時局。抱歉我這麼說,但這是實情。

一些較低層次的禱告,諸如為家人禱告,並不需要很大的恩膏或權柄或使命的承接就能有果效。所謂的低層次,並不是說它不重要。為家人禱告,當然很重要。如果你的負擔只是為親朋好友禱告,為你所屬的教會禱告,或諸如此類的事,那麼你就無需做太大的改變,無需將你自己從那些會極大妨礙你與神之關係的事情中分別出來。可是,你若想要得著權柄,恩膏或使命的承接而去扭轉目前神所最在乎的大事,你就必須從世界分別出來。你不能沒事就坐著看電視,不能閱讀那些不當看的雜誌書刊,也不能將你的精力都花在逛街購物上。這些事情不見得都是罪,可是你要明白,它們會玷污你。如果你想要得著高層次的禱告權柄,聖潔生活則非常重要。

馬太福音69節「所以,你們禱告要這樣說:我們在天上的父,願人都尊你的名為聖。

我們都想在禱告上尊主的名為聖,並與祂的聖潔之名相連。可是,我們在日常生活上也要尊主的名為聖。這是我好些年後才領悟出的道理。當初我剛開始成為代禱者的時候,並沒有人教導如何禱告。我就去基督教書房,可是那陣子並沒有什麼禱告叢書,連早期已經過世的聖徒所寫的關於禱告的書籍都沒有。如今,關於禱告的教導和書籍琳琅滿目,旨在鼓勵教會禱告。可是在我信主初期那個年代,卻找不到關於禱告的書籍。那個年代有關禱告的教導幾乎就是「你提名它,宣告它」那種。我猜想那時候人們認為沒有必要挑戰信徒進入更深的禱告層次,因為一切都已有所供應,一切都已做成了,而我們只需要提名它宣告它就行了。

於是我就向神哭求,「請教導我如何禱告。」也不知道是我太愚昧無知,還是教會其他人太聰明了,以致沒有必要教導信徒禱告?難道只有我不懂嗎?我不知道,但那時我所知道的是沒有人會教導我禱告。於是我就向神哭求,「主啊,我想禱告。我希望我的禱告符合你的心意,那樣我就知道我的禱告會有果效,能夠滿足你現在所看重的需要。」我就這樣哭求、禁食和禱告。你是否也有過同樣的經歷?你是否也如此向神哭求過?

於是主耶穌就開始教導我如何禱告。祂告訴我,祂要教導我如何使用祂所提供給教會的爭戰武器,好讓我不但禱告,而且成為爭戰勇士。你可以成為代禱者,在高層次禱告領域中代禱,或者你可以成為爭戰勇士,或二者皆是。有一次主耶穌告訴我,祂有很多種不同的恩膏,要分別賜給教會裏不同的人,作各種不同的禱告。可見,你是以一種方式禱告,而你的最要好朋友則以另一種方式禱告,似乎你們兩人無法在禱告上協調一致,其實這只說明你們各人禱告方式不同而已。然而,你們仍然可以一起禱告。

很久以前我就學到一個功課,不要對每一個禱告的人或他們禱告的方式作論斷批評,因為主耶穌確實在教會裏配備了許多類型的代禱者。所以,每當你試圖指責別人時,你很可能擋住了神所正在做著的工作。因此,重要的是你要預備好自己,使聖靈能夠隨時臨到你,而祂能夠在某個特定的時間引導你作出某個特定的禱告。

80年代期間,有位女友伴我外出服事。有一次我們和另外兩位女士一起吃午飯。我們已經坐下來,菜也點好了,只是還沒有上桌,突然之間,聖靈強烈地臨到我。主對我說,「我要你現在就起來,馬上回家。」於是我就順服而行,馬上離開餐館。我邊走邊問主:「幹嗎這麼急呢?我才剛剛點了一道好菜,況且我也餓了。你怎麼在這節骨眼叫我出來呢?」可是祂卻沒有回答。

等我進了家門,聖靈隨即降臨,給了我一個長達45分鐘的異象。在這個異象中,神讓我知道教會所將要面臨的事情。我看見以色列民眾在曠野繞行。他們走走停停,停停走走,跟隨神的雲柱之引領。我聽到他們的嘀咕和怨言,看見他們與神對抗。一點一滴,我全看見了,歷時45分鐘。我問:「主啊,你讓我看這些,是為什麼呢?」祂說:「因為我將要帶領我的教會經歷同樣的歷程,而我要你傳講這方面的信息。我要你幫助他們明白為什麼我要那樣做。」於是,我就順服地照做。

祂讓我知道,每當以色列民眾停留一處,祂所要成就的事。那時祂是在向我的猶太同胞們足一顯明祂的名字中每一個屬性。如今同樣地,我們作為祂的教會,祂要向我們顯明祂何等期望與我們一起同工。於是,我傳講了這個信息。那實在是一篇滿有能力的信息,只因為那是直接從神而來的啟示。當時我若沒有立刻停下來並放棄那頓美味午餐,我就會錯失那個啟示了。你知道嗎?那幾位女友竟然沒有將我原先點好了的午餐送來給我。可見,我真的放棄了一頓午餐。然而,這代價還是很值得的,因為神藉此向我顯明了祂對教會的心意。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這個故事呢?因為就在我順服神而站起來走出餐館去聆聽祂聲音的那一時刻,我是在尊祂的名為聖。「願人都尊你的名為聖」。每當你從己意轉向神的旨意時,你就是在尊祂的名為聖。每當你順服神,而不體貼自己的心思意念,不體貼自己的情感意志,你就是在尊祂的名為聖。而當你尊祂的名為聖時,祂就會使用你來成就神國的目的。這豈不是很令人振奮嗎?凡是尊榮神的人,必蒙神尊榮。所以,每當我們尊崇神的榮耀,聖潔,公義和旨意時,祂就會尊榮我們。

說到禱告時間,看來主耶穌常在我們最不方便的時候叫我們去禱告。你有否注意到這點?記得有一次我去一位朋友的家,那是星期天的下午。我朋友的母親已經預備好了豐盛宴席,那味道實在好極了。正當我坐下與朋友全家一起享受這頓晚宴時,突然聖靈降臨到我。於是,我看著朋友,對她說:「我得找個地方禱告。就如你所看到的,我在發抖。我實在需要立刻去禱告。」她為此而不愉快。她說:「你說什麼?」我回答:「實在對不起。我知道這很唐突,但還是請你原諒我。」我朋友的父親說:「你可不能就這麼離桌而去呀。難道你沒有看見我太太所預備的這一切嗎?」我再三地道歉:「實在抱歉得很。請你讓我去禱告。我必須立刻去禱告。」於是我站了起來。我的朋友終於說:「那好吧。我帶你去我的臥房。」

我一進入朋友的臥房,立刻開始禱告。聖靈降臨下來。主耶穌給了我一連串異象,都是關乎即將要在世界各地發生的重要事件。我就在那裡禱告,聲音傳到餐桌上的人。我的朋友和她母親也都是代禱者。十分鐘之內,她們兩人先後進來,加入禱告當中。她們聽見我的禱告,她們的心也就融入其中。她們兩人被聖靈衝擊,開始哭求。此時,我朋友的父親一點也不明白所發生著的事。他不明白神會叫起某個人去做某件事,那人就得刻不容緩地去做。十分鐘之內,餐桌旁只剩他一人,面對一桌佳餚;而他的太太和女兒則與這位陌生訪客一起在他家的臥房裏啜泣,甚至哭號。他從未見過這種事,被搞得不知所措,最後他連飯也不吃了,離開了餐桌。

可是,那是一個非常關鍵的呼召。我倒蠻喜歡這樣子。我對主耶穌說:「你總是這樣。總是在我要吃飯的時候或是在我要睡覺的時候,你就來叫我。難道你沒有想過等到我有空的時候才來叫我嗎?」就這樣,我有許多次經歷,都是發生在不方便的時候。

你是否有過這樣的經歷,就是突然之間想起某個人來,而你已經有六個月或一年甚至兩年沒有見過那個人了。他們突然出現在你的腦海或心裏,你開始想念他們,卻又不知道為什麼。我可以告訴你,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性是神在呼喚你立刻為那人代禱。同樣道理,有時候神也會叫你為一個國家禱告。如果你開始為某個國家感到憂傷,或是對某個國家懷有令人難以置信的愛,或是各種類似非比尋常的感覺,那顯然是神要你為那個國家禱告。那個國家一定是有什麼事情正在發生,需要代禱。

我記得雷根總統就任不久,有一天我正行駛在高速公路上,突然有個迫切感覺要為總統禱告。當時我並不知道為什麼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我立刻開始禱告。緊接著我就開始哭泣。神讓我看到一個異象,雷根總統在一個高峰會議中,其中他們要達成一項關乎以色列的重要決定。我一邊看著這些異象,就一邊流淚禱告。連著兩天都是這樣,除了為這事流淚禱告以外,其他什麼事情我都不想做。事後,有新聞報導說雷根總統參加了一個秘密高峰會議,與其他政府官員商討以色列的問題。會議的結果並非他們所預期的,卻對以色列有利。其原因乃是神召集了祂的代禱者們介入,而這些人都是神所知道的,即使在不方便之時仍然願意禱告。

還有一次,當我早晨起床後,神的話臨到:「不要吃早餐。我要你禁食禱告21天。」我回答:「哦,那好。有什麼特別原因嗎?」祂說:「是為以色列。」然後祂就讓我看到一個異象。祂說:「敘利亞正在積極活動。他們在以色列邊境隱藏著一個軍械庫,沒人覺察。我要讓以色列發現它,並摧毀它。所以我要你為這事禁食禱告21天。」於是我就順從而做。就在那21天結束之時,以色列意外地發現了這個軍械庫,看到這麼多武器裝備排列在邊境上,他們都傻眼了。他們是在獲得一項密報之後進而前去摧毀這個軍械庫的。當時很可能神興起了許多人來禁食禱告,因為事關重大,刻不容緩。當時敘利亞計畫突擊攻打以色列,所以在邊境安置了那些軍械,而這個軍械庫卻就此被摧毀了。這豈不是很令人振奮的事嗎?

順服是如此重要。我感到幸運的是,幾乎每次當主耶穌要求我禁食禱告時,祂會告訴我其原因。可是,這對我的前秘書來說,卻正好相反。主耶穌從來不告訴她原因。祂只告訴她要禁食,禁食多久;或要禱告,禱告多久,卻極少告訴她為什麼事而禱告或禁食。於是她就按照主所指示的天數,在靈裏禱告。可見,有些人知道並清楚明白神要他們為何事禱告,但有些人並不知道。為此我很佩服我的前秘書。不管明白與否,她總是順服而行。我知道,假如主耶穌也這樣對待我,我必會把事情搞得一團遭。我是那種非得搞清楚為何事禱告的人。這是我的個性之一。

我說這些幹嘛呢?因為每一次當我們邁出順服之腳步的時候,無論明白與否,我們就是在尊主的名為聖。而就在你尊祂名為聖的那一時刻,神的權能就透過你的禱告而成就事情。所以我確實相信這是為何主耶穌總是挑我們不方便的時候。這樣,祂就以祂的權能貫注於我們的禱告之中。

神已經在這個國家計畫並預備一場偉大的革命。祂已經為此預備好了根基。此時此刻,祂正在開始釋放革命之靈。這對我們意味著什麼呢?追溯當年美國的開國先父們籌畫革命,為要擺脫大英帝國的強權統治和壟斷,至終建立起一個共和體制的國家。如今同樣地,神已經為此預備好了根基和土壤。祂差派我到西雅圖。我不知道為什麼要從西北部開始。我不是神,而且我知道與否也並不重要。我們也實在不能看著西雅圖地區的民眾,就說這是因為他們的緣故。至少西雅圖這美好的開始,原因不在於他們。

這就有點像古時的以色列人。神揀選我的猶太同胞,並非因為我們有多好或多偉大,其實我們就與任何人一樣敗壞。如今神選定在這裡開始做一樣事,乃是開始一場革命。神已經在全國各地預備好根基,而在西北部地區祂要開始一場革命。在其中,西北部要扮演什麼樣的角色?我不清楚。一旦這場革命的浪潮開始蔓延,到了東岸地區,那裡將要扮演什麼角色?我也不知道。我所知道的是革命已經開始了,而且是真實的,就像當年喬治華盛頓,約翰亞當斯等開國先父時期一樣。

這場革命是如此真實。當初主耶穌開始對我講這些事並幫助我明白時,我能在視野範圍看見這些開國先父們。今年3月份「鷹的聚集」之前,每當我想到或談到神所釋放的革命時,我就會看到一小群人在聚集開會,商討革命以及他們所想要做的。他們要透過革命來建立美國。這同樣的事,今天在發生,而且真實地在發生著。

神正在興起一批人,祂不僅要在教會興起一批革命先鋒,同時也要在社會上興起一批革命先鋒,而且祂已為這個國家做好根基工作,以致民眾會跟隨這些革命家的建議。這場革命什麼時候爆發開來,我尚未知道。主耶穌並沒有告訴我什麼時候這場革命發展到一步,以致我們可以明顯看到其發生,並且遍及各處。但我可以確定的是,過去1213年來“鷹的聚集”工作已經為這場革命的開始打下了良好根基。神將要把我們從光明會手中救拔出來,從精英份子的掌控中救拔出來,並將美國恢復到創立初期的共和體制。

在去參加3月份DC「鷹的聚集」之前,我接連看到前面所談到的那些異象,對我來說都非常真實。在「鷹的聚集」之後,當我們外出禱告時,我實在難以描述神做了多麼驚人的事。在其中一個異象中,我看見一隻美國禿鷹,清楚得就像我現在看見你一樣。這隻鷹本來朝著一個方向飛翔,可是突然間,它急劇翻轉而往反方向飛去了。我就問主:「那是什麼呀?它為什麼這樣子飛?」主回答說:「它要回到起初的根基。這是美國的寫照,是你即將就要看到的。」

主內,

Nita Johnson

創作者介紹

lael的部落格

lae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