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旬節(Shavuot)

字面的含意是「許多星期」,亦即七七節。

猶太曆西彎月六日,約於陽曆五月底或六月初。

珊朵拉‧泰普林斯奇

Sandra Teplinsky

在利未記廿三章1522節,神要求祂的子民要在初熟節(Feast of Firstfruits)後七個星期的次日慶祝七七節(Shavuot)。七七節的希伯來文原義是「許多個星期」(weeks),所以也稱為Feast of Weeks。因這節日發生在逾越節安息日後的第五十天,希臘文又稱它為五旬節。這節日是用來慶祝收穫的季節,百姓將收割的麥子獻給神,以迎接連續而來的夏季收穫與祝福。五旬節、逾越節和住棚節是神命令所有以色列男子每年上聖城耶路撒冷朝拜的三大節日。五旬節時,百姓必須帶兩塊有酵餅來獻給上帝為祭。這是一年當中唯一將有酵()的餅拿來獻祭的日子。

這節日也是為了歡慶大麥收割完畢,以及小麥收成的開始,故又被稱作收割節。同時,也是慶賀春末時節所收割的初熟果子,故又稱作初熟節(與逾越節期中的初熟節不同的是,前者是收割大麥,此處是收割小麥)。而且根據猶太拉比們的推算,從以色列人出埃及直到神於西乃山向摩西啟示律法為止,剛巧過了七星期,所以這節日也被視為律法頒賜日;換言之,它也是以色列民族誕生的時刻。而因著神精心的安排,神也在同一天將聖靈賜給了主耶穌的門徒,所以五旬節這一天也被視為教會誕生的日子。神吩咐以色列人在五旬節時奉上有酵的餅,酵代表著假冒、不潔、罪惡,象徵神的百姓要獻上未信主的人,領他們歸主。在主復活後的第一個五旬節初信主的那三千人,就是成為祭物獻給神的第一批收成。神指定的節日(指預定的時辰)美妙地表達並展現神對人類的情感與主權的預告。

傳統上,猶太人在五旬節這一天習慣以鮮花、水果及綠葉來布置會堂與家裡,並食用乳製品和蜂蜜,藉此表明神的律法就如同蜂蜜與牛奶之於我們的口一樣地甘甜芳香。他們也會習慣性地閱讀路得記,講述大衛王誕生的事跡(大衛王的生日與忌日都在五旬節這一天)。有人推測是因路得記的故事發生在收割的季節,雖然這是其中一個因素,但深信路得記中的預言訊息,才是促成聖靈大大澆灌在世上的啟示與關鍵。聖靈降臨在耶路撒冷和信徒的身上,正好是在兩千多年前的五旬節,在這一天,聖靈將神的國度以空前的方式迎接到世上。為了更深的了解這個節日的意義,讓我們仔細探索路得記的故事。

路得記的預表──教會與以色列的關係

路得記第一章,我們看到一個家庭因著饑荒離開了伯利恆(「伯利恆」字義:麵包之家),被迫搬離肥沃的土地到一個拜偶像的異鄉。以利米勒(字義:我的神是王)是一家之主,他的妻子是拿俄米(字義:喜樂、我的子民)。這預表神娶了祂的子民以色列。當他們搬遷到四處充滿偶像的摩押地之後,以利米勒去世了,象徵神的同在離開了猶太子民。此時,拿俄米唯一的希望寄託在剩下的兩個兒子身上──瑪倫(字義:病痛)和基連(字義:失敗、憔悴)──他們的名字象徵猶太人沒有了神之後的光景。他們各娶了摩押地的女子俄珥巴和路得為妻,後來,兩個兒子也相繼過逝。

此時,拿俄米聽見耶和華眷顧自己的百姓,使他們有好的收成,於是決定動身回猶大地。但在回程途中,拿俄米要兩個媳婦留在家鄉摩押地,不要跟她回去。結果,俄珥巴(字義:調頭)離開了拿俄米,自己留在摩押,路得(字義:朋友)卻堅持不肯離開她,並對拿俄米說出一段感人肺腑的話:「不要催我回去不跟隨你。你往哪裏去,我也往那裏去;你在哪裏住宿,我也在那裏住宿;你的國就是我的國,你的神就是我的神。你在哪裏死,我也在那裏死,也葬在那裏。除非死能使你我相離!不然,願耶和華重重地降罰與我。(路得記一章16~17)

在此,我們看到外邦人和猶太人──預表教會和以色列──之間感情的發展。婆媳倆回到伯利恆,而拿俄米卻將自己的名字改為瑪拉,意即「痛苦」的意思,表達出沒有神和希望後痛苦的命運。就在這個時候,路得遇見了以利米勒的親威波阿斯。他特別保護、照顧路得,並讓她在自己的麥田拾取麥穗。此處我們看見外邦人來到以色列的麥場,並得到以色列神的保護。波阿斯囑咐路得:「要留在這裡。」當路得問波阿斯為什麼如此幫助她時,波阿斯回答說:「自從你丈夫死後,凡你向婆婆所行的,並你離開父母和本地,到素不認識的民中,這些事人全都告訴我了。願耶和華照你所行的賞賜你。你來投靠耶和華──以色列神的翅膀下,願你滿得祂的賞賜。(路得記二章11~12)

因著外邦人路得以善行對待拿俄米,故事的演變是她得到了關心並被大大祝福。當路得在以色列的麥田工作時,她帶回打好的麥子報答拿俄米。看到路得的孝心,拿俄米才發現是波阿斯幫助了媳婦。她說:「願那人蒙耶和華賜福,因為他不斷地恩待活人死人。」拿俄米又說:「那是我們本族的人,是一個至近的親屬。(路得記二章20)

當拿俄米看到路得蒙受的祝福和對她的感恩,她說:「這人是我們至近的親屬(救贖者)」。同樣地,如果猶太人看到教會蒙受的祝福,並用他們的祝福給予猶太人關懷時,猶太人也會歸向他們的救贖主。

接著,拿俄米告訴路得如何「贏得」波阿斯的計劃。這項計畫在波阿斯祝福路得「因為少年人無論貧富,你都沒有跟從」,卻是尋找更美好的而得以順利成功。波阿斯愛上路得,但是依照習俗,他必須先讓另一位近親決定是否要買贖路得,後來這近親拒絕了,波阿斯便娶了路得為妻,同時宣告:「你們今日作見證,凡屬以利米勒和基連、瑪倫的,我都從拿俄米手中置買了。」(路得記四章9)

至此,所有的失敗、絕望、病痛與折磨都由救贖者承擔。波阿斯接著又說:「他也娶了瑪倫的妻摩押女子路得為妻,好在死人的產業上存留他的名,免得他的名在本族本鄉滅沒。你們今日可以作見證。(路得記四章10)

外邦人與以色列相互祝福

外邦人的加入是為了讓猶太死去者的名得已保存。以色列因沒有救恩而死去,外邦人的得救乃是為了以色列的益處與興盛。外邦人並沒有取代以色列,而保存了以色列。

波阿斯和路得結婚並生下一個孩子,取名俄備得,意思是「僕人」。這孩子也成了拿俄米的兒子,被視為拿俄米的拯救者。

他必提起你的精神,奉養你的老,因為是愛慕你的那兒婦所生的。有這兒婦比有七個兒子還好!(路得記四章15)

拿俄米的救贖在此時已經完成。

我們看到外邦人因猶太救贖者得救而為以色列帶來祝福。因著拿俄米的關係,路得來到了應許之地並蒙福,而藉著路得,拿俄米也得到她的救贖。

路得代表了教會,拿俄米象徵猶太人。所有非猶太人都是路得,很可惜的是,仍有許多人還未體會。當這些路得看見猶太人時,應把他們視為自己母親,當教會看到猶太人時也應像對待自己的母親一般。這段感情必須以愛為基礎,而非猜忌。因為外邦人是藉著猶太人才能分享他們的產業,也因著外邦人的緣故,以色列將歸向自己的神。當猶太人看見教會流露出路得般的謙卑與愛時,他們就會歸向自已的救贖者,如同保羅在羅馬書十一章15節,說:「若他們被丟棄,天下就得與神和好;他們被收納,豈不是死而復生嗎?

所以路得記所傳達的信息,就是因著教會的愛,猶太人將歸向他們的救贖者,引發聖靈大澆灌,使死了的人能重獲生命與希望。

(2008猶太曆5768以琳書房禱告日誌專文;本文摘自「錫安之光」網站http://www.lightofzion.org,蒙允使用。)

聖靈降臨節 補充說明

今日基督教會一年一度慶祝的聖靈降臨節,並非每年猶太曆逾越節後第五十天的五旬節,而是復活節(春分日月圓後的第一個星期日)後的第五十天。

初熟節

歷史

初熟節(Shavuot)沿自出埃及記卅四章廿二節的七七節,民數記廿八章廿六節亦有提及;以色列人受命在七七節莊稼初熟的那一天向神獻上新的素祭。節期的另一名稱為五旬節。其後,《塔木德經》(Talmud)用了「嚴肅會」(Atzeret)這個名字來反映古代的拉比如何把節期看作逾越節的終結,並用以計算七週齋期。塔木德拉比又加上了「領受律法書的日子」這個稱呼,因他們認為這節期正是歷史上猶太人在西乃山領受律法的那一天。

節期的計算是從逾越節開始,為期七週──從大麥收成到小麥收成期間(麥子莊稼初熟)──直至最後一批穀麥在初熟節熟透為止。申命記十六章十一節形容節日是歡欣的,人們無須獻上祭物,不過利未記廿三章十七節提到人們要取出細麵伊法十分之二,加酵烤成餅,這些餅是在聖殿作搖祭用的。

從各種跡象看來,慶祝初熟節的習俗是在第一聖殿建成後才開始的。人們猜測初熟節是眾多節期中較難遵守的一個,原因是它剛好落在種植季節的中間。不過,猶太歷史家約瑟夫(Josephus)曾經提到人們紛紛湧至耶路撒冷守初熟節。此外,在《密西拿》(Mishnah)中,這個到耶路撒冷聖殿獻初熟莊稼的節期被描繪成嘉年華會般的盛會。《禧年書》(The Book of Julibee)次經中的一書卷)提到另一個慶祝初熟節的原因,是為了紀念和更新神與挪亞立的約,神允諾不再以洪水淹沒全地。

環繞這個節期的其中一個歷史性爭論集中在計算七週齋期的問題上。《托拉》說獻七週齋期搖祭(即計算日子的開始)是在逾越節「安息日後的一天」。爭論在於「安息日」是指哪一天:是逾越節,還是安息日。撒都該人相信安息日是指逾越節期間的第一個星期六;法利賽人的見解則較廣受有識之士認同,他們相信安息日是指歇息的一天,即逾越節本身。因此,四十九天的計算應當從逾越節翌日傍晚開始,第五十天就是初熟節。

在拉比時代,學者把注意力集中在出埃及記十九章一節,那兒提到「以色列人出埃及地以後,滿了三個月的那一天,就來到西乃的曠野。」按此計算,以色列人在西番月一日(Sivan),即猶太曆九月一日到達西乃山腳。他們在九月六日,即初熟節那天,領受律法。因此初熟節不單與耕種收成有關,也是領受律法的日子,節日也因而變得隆重。今時今日,初熟節一般被視為「《托拉》誕」。

初熟節的重要性

初熟節從一個純粹慶祝收成的節日演變為一個歷史和宗教的節日。本來在《托拉》描述的農耕節,經過了一段日子以後被賦以新的含意。一如其他朝聖節期,初熟節具有農耕、歷史和宗教各方面的意義。這些意義涵蓋了幾個主題,包括計算和劃定時間、從憂傷期過渡到歡欣期,以及神與以色列的婚約這具神秘色彩的意念。

透過在初熟節閱讀路得記,節日的農耕起源得以被記念和強調。故事發生在與節期有關的收割季節,摩押女子路得跟隨婆婆拿俄米回國的選擇被視為皈依猶太教的心志。在某種意義上來說,她是第一個拋棄先祖的信仰,甘心皈依猶太律法和傳統的外邦人。因此,路得記反映了這個節日的農耕和歷史方面的重要性。

到了後聖經時代,按拉比的計算,九月六日初熟節正是以色列人在西乃山領十誡的那一天。因此,初熟節成為一個慶祝領受《托拉》的節日,一個以色列人蒙啟示的日子。按猶太人的傳統,初熟節也標誌著神與以色列人立約之始。對於相信神在西乃山直接向以色列人顯現的正統派猶太教徒來說,初熟節標誌著一個歷史性時刻的週年紀念。所有猶太教支派都視《托拉》為一份神聖的禮物,因此,對每一個猶太教宗派來說,初熟節是一個強調《托拉》基要真理和道德律法重要性的節日。

猶太神秘主義也對初熟節有好些影響。對猶太神秘主義者來說,神猶如新郎而以色列猶如新婦,於是初熟節便成了神跟以色列的結婚週年紀念;此外還有其他富神秘色彩的對比。為了標誌初熟節的主要莊稼小麥,人們以兩條麵包作祭物。這也正好與初熟節的屬靈「莊稼」──刻有十誡的兩塊石板互相輝映。

第二世紀期間,初熟節前七週齋期從歡欣等待收成的時間演變為哀傷期。計算七週齋期的日子成了半哀悼期,原因有好幾個。較多提到的是傳說中拉比阿奇巴(Rabbi Akiba)的一萬二千名學生罹難的一場災劫。七七期是果子成熟的時間,而莊稼的命運也在這時有所定奪。事實上,《塔木德經》視初熟節為世界按樹上的果實被審判的一天。七七期成為哀傷期也有另一個歷史因素,聖殿在公元一世紀被毀後,人們再不能獻祭,但猶太人仍然數算日期。然而,從前在聖殿守節已變為在懷念聖殿的憂思中守節,所以這是個傷感的日子。

由於初熟節跟頒佈律法書有關,幾百年前東歐的猶太人習慣上會讓三至五歲的小孩在這個時候開始學習《托拉》。他們在開課時會吃蛋糕、蜂蜜和糖果,好讓他們把《托拉》與甜蜜和喜樂聯繫起來。另一個近代的初熟節習俗是「堅立禮」(Confirmation)。改革派猶太教早年相信十五或十六歲是一個比十三歲更合適的年齡去正式學習猶太教,初熟節被認為是堅立少年人終身學習《托拉》的心志的最佳時間。許多改革派的信眾仍然在初熟節舉行堅立禮,其他宗派也採納了這個做法。

在社區中過節

雖然初熟節的聖經根據及早年歷史都是環繞著農耕和聖殿獻祭(特別是穀物祭品),但到了今天,節日已變成跟紀念以色列人在曠野飄流時領受律法書有密切的關係。

節日的農耕淵源充分表現於七週齋期的計算,即在初熟節量穀物帶到聖殿獻祭的習俗。七週齋期的計算是從逾越節第二個晚上開始,包括七乘七週,到了第五十天便是初熟節。計算是在黃昏聚會時開始。在七週齋期,人們習慣上會在每個安息日下午研習一章列祖訓言(Pirkei Avot),而一些社群更會在整個夏天繼續研習。

農耕傳統的一些遺風亦表現於某些跟初熟節有關的習俗,會堂一般都以花卉來裝飾。這與《塔木德經》的一些章節吻合,當中提到初熟節是果樹的審判日。近代的習俗是在初熟節前一天在會堂四周種植花卉,有時在會堂地上鋪上青草,以紀念節期的農耕淵源,或者是提醒人們以色列人踏著接律法書的那片草地。在以色列的農耕社群,有些人會穿上白色的衣服,乘坐載滿莊稼的馬車。

初熟節是半哀悼的時間,因此較傳統的猶太人不會舉行婚禮、理髮或出席音樂節目。憂傷期到了七週齋期的第三十三天拉巴奧默節(Lag B'Omer)得以紓緩。有些人在這天結束半哀悼期,有些人則在之後繼續哀悼,直至初熟節的三天之前。阿甚肯納茲猶太人(Ashkenazi)習慣上從逾越節至初熟節的三天之前守半哀悼期,拉巴奧默節、新月節(Rosh Hodesh)及耶路撒冷日則除外。

初熟節的黃昏聚會一般等到入黑後才舉行,較平日遲開始,目的是確保四十九天的計算完全結束。初熟節的一個歷史悠久的習俗是在節期第一晚徹夜不眠學習,其中一個原因是傳說中,以色列人在領十誡前一晚不慎睡著了。初熟節學習是按照一個名為“初熟節準備”的傳統程序,內容包括所有猶太神聖文獻的摘錄。

守兩天初熟節的人每天都有兩段必讀的經文,第一天讀的頭一卷書是出埃及記十九和二十章關於十誡的頒佈,第二卷書是民數記廿八章,描述初熟節。傳統的先知書選讀是以西結書一和三章,當中描述先知看到神的異象。改革派猶太人只慶祝一天初熟節,他們也有讀出埃及記十九和二十章,先知書部分則選擇用以賽亞書四十二章的摘錄,其中述說神的子民教導各國「真道」。第二天讀的頭一卷書是申命記十五和十六章,內容包括一些朝聖節期;第二卷書跟第一天的一樣,先知書部分是哈巴谷書二和三章,當中提到西乃山的啟示。

初熟節禮儀也特別包括了兩首中古亞蘭語詩歌(piyyutim),在十字軍時代曾用以鞏固人們的信念。十一世紀居於德國的拉比米亞(Rabbi Meir)寫的史詩Akdamut通常在讀第一卷經文前被朗誦。第二天讀的是譚立彬(Rabbenu Tam,1110-1171)寫的讚美和祈求保護的禱文Yatziv Pitgam。此外兩天都會讀一些讚美詩歌。

初熟節敬拜的另一個特色是讀路得記,一般是在節期的第二天。將路得記與初熟節拉上關係的一個原因是故事開始時,正值初熟節這個收割季節。

在家中過節

猶太律法中沒有關於初熟節的家庭習俗或禮節,關於初熟節食品的猶太慣例都是源於民間習俗和傳統。最主要的習俗是吃一些乳類的菜式,包括奶和乳酪的製成品。這個慣例的由來,背後有幾個不同的解說。雅歌第四章是一首美麗的愛情詩,當中以美妙的字句描述聖地的泉水,那裏提到「你的舌下有蜜有奶」。古時拉比以這首詩比喻為神與以色列之間的愛情,而「蜜與奶」被解作《托拉》。因此,猶太人在初熟節吃乳類食品來紀念他們在西乃山領受律法的事蹟。

食用乳類食品的其他原因如下:在逾越節晚餐有兩種象徵祭牲的食物──羊腿骨和雞蛋。同樣地,初熟節也專注於兩種食物──奶和肉,象徵初熟節的祭牲。慶祝兩天初熟節的人習慣上會在第一天吃乳類食品,第二天吃肉。

另一個在第一天吃乳類第二天吃肉的原因,是跟出埃及記廿三章十九節有關,那裏提到「不可用山羊羔母的奶煮山羊羔」。這兒被引伸解作肉和奶不可同時在一頓飯食用──這是食物潔淨條例(kosher)的其中一個基本律法。另一個吃乳類食品的重要原因是要提醒猶太人金牛犢的罪,當時摩西非常憤怒,以至摔碎了刻有神啟示的十誡石板。

最後還有一個跟飲食禮法有關的解釋。以色列人得了神的啟示後才知道飲食的禮法,赫然發現他們沒有潔淨的肉可吃,結果,他們吃乳類食品。因著他們甘於放棄豐逸,表現出自律和自制,神便賜他們律法書。所以,表現自制,放棄吃肉來紀念這一天就最適合不過。

人們為初熟節烘製兩條特別的哈拉麵包(challah)。正如人們在聖殿獻上兩條麵包作祭品,猶太人也吃兩條哈拉包。初熟節麵包的特點是在麵包上放上階梯形狀的辮包。希伯來文的所有字母都有特定的數字,「階梯」的希伯來文是"sulam",數字總和與「西乃」"Sinai"的數字一樣。

初熟節的另一個飲食習慣是吃三角肉包(kreplach)。三隻角代表了他們的三位先祖,藉著他們,以色列才能獲授律法書。它也反映了猶太人的三個類別──哥轄、利未和以色列,並希伯來聖經(Tanakh)的三個部分──《托拉》、先知書和詩歌。

除了三角形外,圓形在初熟節中也有其象徵意義。圓形的哈拉麵包可解作猶太人在接過律法書時達致的屬靈完整,這正配合拉比文獻中對西乃山啟示的講解,說那一天猶太人領受了兩種律法──成文律法和口傳律法,圓圈代表猶太教兩個迥異部分的一體性。

    全站熱搜

    lae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