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界秩序

May 07, 2011

By Nita Johnson


已經有不少人寫出有關即將來臨的新世界秩序的詳細總結,這也是為什麼我從來沒有在這個題材上動筆的原因。在經過了四百年來權貴精英份子一直努力完善其目的並付諸行動之後,如今因為其題材之廣泛,要想寫它已是不容易了。所以,我詫異有誰在寫這方面的題材時,若不起碼出版幾本書的話,怎能將它的來龍去脈涵蓋得齊全呢?然而,我覺得現在是時候我該動筆從先知性的角度來與你們分享一些。

這實在不容易,因為想要描述這個由路西弗(Lucifer,撒旦的別名)及其追隨者設想出來的新世界秩序,就好比想僅用一篇文章來對每一種海洋生物作總結性介紹。光明會(The Illuminati),他們如此稱呼自己,其成員在當今社會裡的觸角如此眾多,就像似一個罩住了整個地球的蜘蛛網一般,或像似一個夾住了整個地球的八爪魚(又名章魚)一樣。我該從何寫起呢? 如何將它的最重要部分寫出來呢?我實在不知道,但我願意嘗試一下。考慮到你們當中大多數人對此已有一些基本瞭解,我想,這個寫作的完成也就容易一些了。

在詩篇第二篇裡,詩人描述了一個時代,世上的君王聚在一起,圖謀要對抗神,掙脫神的國權之約束。所指的那個時代,乃被定為歷史上我們所會面臨的日子。當然,就如我以前所提到的,光明會實際上是在天主教的贊助下開創的,由一位名叫Ignatius Loyola的修道士發起。在此,我不想花太多的筆墨在此人的個人史上,而我只想說的是,這人成為了路西弗崇拜者,也許是偶然而成的。他是今天為人所知的耶穌會的發起人。借著向當時的教皇許願要幫助抵制馬丁路德所發起的改革運動並扶持教皇和天主教,他得到了教皇的恩寵。他的誓言吸引了所有他的跟隨者。那誓言乃是說要盡他們的所能來扶持教皇並制止改革運動,甚至不惜犧牲他們自己的生命。即便今天耶穌會的成員,也仍然沿用這個誓言。

Ignatius Loyola和他的同夥只在短短的幾年內就進入了很深的路西弗崇拜,使得歐洲對他們非常擔心,並且強烈要求制止他們。這促使他們轉入了地下活動許多年。如果我記得不錯的話,那是發生在十六世紀中期的事。

1776年,另一位名叫Adam Weishaupt的耶穌會修道士,由Meyer Rothschild聯繫上他,為的是將他拉攏過來成為一夥,要他幫助創建一個組織,也就是後來為人所知的巴伐利亞光明會(The Bavarian Illuminati);也直到此時,光明會才開始東山再起。表面上Weishaupt是被天主教除名的,卻在暗中與其掛鈎。他在組織能力上簡直是個才子,他也認識很多歐洲的權貴精英份子。這些特長使他成為一個為要達成他們目標的適當人選。此外,也許更為重要的是,他在受訓成為耶穌會的神父時,就已經很深地陷入邪教裡面了。他接受了Meyer Rothschild的提議,並辭掉他的神父職位;就此,巴伐利亞光明會於1776年正式成立。

 我們今天所知道的光明會,乃是巴伐利亞光明會的傳人。從一開始,他們的目標就是要成為世界的統治階級。經過了一段年日,其高階權威人士訂立了他們的章程,並最終將它介紹進入了共濟會(Freemasonry)的各個支部。從那時起,他們的人數不斷增長,並以異常快的速度在歐洲貴族社會推動他們的議程。可是,大約一年之後,他們挑起法國革命的計畫被揭發出來,他們遇到了短暫的挫折。就其本身,就足以是一個故事了,但我不想在此花時間來寫它。那時,有被捕事件發生,整個組織也就被迫轉入地下活動一陣子。然而,光明會仍在持續發展,直到這個組織根基穩固建立成為現在的模式。

這篇概述只不過是對新世界秩序運動之令人不可思議的開始作一個扼要總結。然而,我要說的是,知其現況要比知其開始重要得多了。

如今,光明會遍佈了全球各個角落,數千個私人組織機構及其下屬分支,世界各國政府以及掌權治理人士都在其中扮演著不同的角色。舉例來說,主耶穌曾經以一連串異象向我顯明,在美國這個國家,我們的政府是受光明會掌控的。於接下來的異象中,主又告訴我,我們的法律系統也是受光明會掌控的。於再接下來的異象中,主又向我顯明,我們的金融系統也是受光明會掌控的。還有,主告訴我,我們的教育系統也是受光明會掌控的。在後來的一連串異象中,主耶穌向我顯明,一個國家若要取得作世界大佬的角色,並與世界各地的光明會運動聯結,大概有三個不同的層面。目前美國則在最深的層面。我們不是僅僅在往那方向滑行而已,乃是已經行事於這些隱密活動的最深層面了。

我們國家的歷屆總統中,與光明會共事的名單是蠻長的。甘迺迪總統(John F Kennedy)來自于光明會成員的家庭。可是,當他上任作總統不久,就發現政府與金融界精英份子以及聯邦儲備(Federal Reserve)的關係若不從美國民眾生活中除掉的話,美國就會走向滅亡。他決心要關閉掉CIA(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中央情報局),並取消聯邦儲備,也要讓美國從越南戰爭中解脫出來。就因此,他被謀殺了。除了甘迺迪總統以外,我還沒有發現近代的美國總統中有哪一位不是受控于由光明會所形成的影子政府,要麼是在其壓力之下,要麼就是與其達成協定。無論這些總統做了或多或少把美國整合于光明會的世界統一政府運動裡面,那些順從這個運動的人名單可以追溯到過去的好幾十年。

我前面提到,既然現在已經有了不少寫光明會這個題材的書,我將嘗試用有點不同的方法來分享我們目前因光明會而帶來的困境。凡真心想要瞭解我們今天國家之走向的人,都可以上網站購買多種有關這個危險運動導致我們國家未來命運的書籍。

在此,我將簡要介紹一些光明會對今天世界的影響勢力,並打算加進一些先知性見解。這將給你足夠資訊讓你知道需要更多靠近神以預備自己來應付他們的計畫。此外,就像我過去許多年來一直反復提醒的,我如今再次極力勸你:趕快脫離債務,今後也不要使用信用卡購買東西了。要學習過簡樸的生活。要學習過與神親近的生活。

新世界秩序運動的各個方面

天主教廷是這個新世界秩序運動宗教方面的主要支柱。教皇,就像聖經裡所提到的,將是那假先知。啟示錄17章裡部分性地談到了天主教廷的角色。順便提一下,名叫七座山的城市,就是羅馬。這可不是我個人猜想出來的傑作,大凡住在義大利的人都知道羅馬這個城市被稱為七座山。啟示錄1311-16節也談到了它的角色,給了我們一個真實的畫面,亦即那假先知將出自于羅馬天主教廷。還有,義大利基督教人士完全知道將要從天主教廷冒出來的那假先知乃是最後一位教皇。所以,一方面我們有著聖經的寓言,另一方面我們也有著一個系統如今正在義大利公然地為兩個為首惡魔的即將興起而作著準備。這樣合起來,說明了如今正在冒出的世界統一宗教運動是來自於羅馬天主教廷。

教皇們(包括了出自耶穌會的黑色教皇和一般世人所知曉的禮儀教皇)正在盡他們的職責領導著天主教廷的走向,為要完成它在末日時所扮演的角色。有一次,神的一位使者來造訪我們過去一位同工Sally,站在一個巨大輪子的中央,對她說:“條條道路通羅馬。”就在那次的幾周前,主借著一個異象告訴我,在我們國家政府背後,有著一個羅馬影子政府。在那個異象裡,主向我指明,這個影子政府就是羅馬天主教廷。目前僅有很少研究報導向讀者顯示我所講的是真實的事。據說,世界上差不多每位國家領導人都是服于教皇之下的。我自己以及我們事工團隊其他人曾經有過許多異象顯明羅馬天主教廷在世界統一政府運動中所扮演的角色。

有一次當我在印度與兩位朋友相會,他們正好又都是先知,神的一位使者向我們顯現並告訴我們有關天主教廷,教皇,以及新世界統一宗教的一些事。在場每一位都以所引的證據同意說末日的那假先知真的會是教皇。

這個根深古老的重要組織長期以來一直被路西弗使用為其日後所要扮演的角色作準備,有時候它得到教會領袖人士的積極協作,也有時候則是他們的盲目參與並給自己帶來不利。近二百年來,世界各地數以百萬的天主教徒服于這個專制權下,卻以為這有益於他們的靈魂。目前,全球有數千人正在陸續離開天主教會。當我在羅馬的時候,就曾在一個異象中看到天主教近期要發生的事,我那時所看到的正是目前所發生的事:大量人脫離天主教。

當著許多人設法離開天主教的時候,其他人則留在那裡繼續在宗教界裡占上風。教皇將世界上各樣宗教和邪教的著名精神領袖召聚在一起,商討一同協作的方案。當一個天主教平信徒坐在教堂裡的椅子上,想到如果他膽敢離開教會的話,他就免不了下地獄的時候,其餘人則樂衷於妥協之說,這乃是以教皇作領頭的世界統一宗教之緣故。

是的,羅馬教廷有著其他任何宗教組織所沒有的權力,也正是路西弗所樂於揮舞行使的權力,而且教皇如今正在與光明會一起協作要把新世界秩序帶出來。在不久的將來,教皇就會向全世界頒佈法令說凡是不願意服在他的權柄之下的人必要死,而且宗教裁判所也即將要開始了。

金融方面

在金融方面,我們發現許多國家乃是被一個國際金融聯盟掌控著,而這個聯盟也即為人所知的銀行精英份子。一些國際銀行,比如世界銀行(The World Bank)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The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 IMF )在金融界裡就像雙包胎姊妹一樣。他們被設置得看上去很仁慈,似乎是用來幫助貧困國家。可是,他們就像是八爪魚的一部分,從財政上扼殺世界各國。

在海洋世界裡,八爪魚是一種非常敏感的生物。它若是感受到威脅,就會像變色龍一樣改變顏色以圖嚇跑襲擊者。它若是到了驚恐的地步,就會釋放出一種可以導致瞎眼的毒素作為回擊,並立即游離而到安全之地。它也可以是一個可怕的敵人。所以,當我一方面在想,光明會就像一隻毒蜘蛛一樣,安坐網中罩住了整個地球;而從另一方面來看,它又像是一隻八爪魚。為了自我保護,它會釋放出使人瞎眼的毒素,以期望普通老百姓弄不明白它都在做些什麼。

我本可以在這方面談更詳細一點,我們既有大量有關這方面的啟示,而網站上也有大量資料可尋來印證神所顯明給我們的。你若想自己去查尋,可以上網站去看John Pilger所製作的錄影片。最好從一組系列片開始,名叫“世界的新統治者”(The New Rulers of the World”)。這個系列片子尤其揭示了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如何協同運作來轄制一些有需要的國家,為的是要奪得這些國家的擁有權,並使其資源歸新世界秩序的執政精英份子所用。國際清算銀行(The Bank of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 - BIS )也在以類似的方式運作,而且它將會在震動完畢之後成為世界所有銀行的遮蓋大傘。此外,還有很多別的影片和文章透露了光明會其他方面的事。這位元製片人暨記者(John Pilger)只是目前許多勇於揭露事情真相的其中一位而已。

從國家層面來說,我們正在對付聯邦儲備的狂妄。我想大多數人現在已經知道了這個聯邦儲備既不是聯邦政府的一個機構也不是為經濟困難時期所設置的儲備。事實上,它是為中央銀行所擁有,由私人金融家來管理的。經濟巨頭如RothschildPaul WarburgSchiff,和JP Morgan,以及其他一些人,實際上都是這個聯邦儲備的控股夥伴。這個系統的設置是用來像擠奶一樣為要把我們國家的經濟擠幹。

這個聯邦儲備有著很大的權力,它所做的,乃是世界上任何一個別的國家都不會允許做的事。次優級抵押貸款(次貸)的利息率是由它所定(這原本是應該由我們的國會來作決定的),什麼時候印刷不兌現紙幣也是由它來決定(不兌現紙幣,意思是指不能與金作兌換的鈔票,目前的美元亦即如此)。我本可以對此作更詳細解釋,可是,如果你真的想要更多地瞭解聯邦儲備及其惡作歷史,你可以購買這本書來讀,“The Creature from Jekyll Island”,其作者是Edward Griffin。作者在此書中對聯邦儲備作了非常好的說明,會幫助你對其有一個很好的基本瞭解。

當我們從神那裡領受各樣指示,並一些與新世界秩序有關的重要日期,人名和事件,及其各個不同系統的時候,我們義不容辭地花了許多時間和精力,盡我們的所能來學習瞭解這些事情,為的是要把它們帶到我們的“鷹的聚集”來禱告。

我們瞭解到這個已經在美國和世界各地建立起來的金融系統,暗中目的是要使富人更富,並要創立一個系統來治理平民百姓,至終使其成為一個封建社會。我們所要做的是對付這個以權貴精英份子之金融才能和貪婪為動力,並以世界其餘人之無知為擋牌的經濟勢力,將其惡獸所做的都拆毀掉。

如果說光明會有一個用來征服世界的終極武器,那就是這個了:目前的金融系統。正是這個緣故,聖經告訴我們不要借款欠債。聖經裡說到,借債使人作債主的奴隸,而這是真實的。在當今社會,這個真理的明證處處顯而易見。聖經還告訴我們不要放高利貸,也就是說借錢給別人時不要收取利息。如果我們不付利息,寧願不借錢,卻要積攢存錢,只按我們所有的來支出的話,我們也就不用在購買上付雙倍或三倍的錢了,我們也就可以有節制地用錢,也就不會生活在因衝動性購買所引致的毀滅性邊緣上了。再者,這樣的話,我們這裡所談到的金融精英份子也就不會有權勢駕馭我們之上了。聖經之智慧實在是絕對的真理。

政界與金融界

你若以權力將日常必需品從民眾生活中奪走的話,比如食物,衣服和水,並且控制它們的供應來源,你也就得著了整個國家的控制權。當你借著刻意擺弄利息率,印製“非貨幣性”的鈔票,扣住好的和公平的貸款,卻在其他時候放出一些特別貸款,而這些特別貸款根本無法維持經濟,因為它們是疲弱的,是註定要失敗的(就如我們目前仍在消化著的一些貸款,它們是與衍生市場失敗有關的),以及其他各種手段(深而又廣,無法在此一一提及)來控制經濟的話,你就會給民眾帶來貧窮,他們將會貧窮到一個地步而無法購買生活必需品,可是這卻會給你機會取得絕對控制權,並發動起一個封建社會。

人是會做任何事來滿足他們的基本需要的,包括自願為奴。因此,靠著使用以上所提到的那些手段,促使眾多國家陷入貧困,以及封建主義形式的新世界秩序之建立也就開始了。有人稱那些金融精英份子為“金融幫派”。我想這話是確切的。這些精英份子邀請我們進入他們的鍍金的籠子裡去,而我們居然無知地接受了這個邀請。現在我們作為一個國家,已經陷入困境中了。只有神才能夠解救我們。至於教會的人,你必須想盡辦法來解脫債務。要生活簡樸,要學會為你生活所需而信靠神,因為新世界秩序所帶來的麻煩正在臨到。

Carroll Quigley在“悲劇與希望”(Tragedy and Hope)一書中寫到:

“那些資本主義金融權貴人士有著另一個意義深遠的目標,不亞于建立一個由私人掌控的世界經濟體系,以此作為一個整體來既主宰各個國家的政治體系也主宰世界的經濟。這個體系是以封建主義形式由分佈於世界各地的中央銀行來掌控,而這些中央銀行則採取一致性行動,在頻繁的大會和小會中達成秘密協定。這個體系的軸心乃是位於瑞典巴塞爾(Basel,瑞典北部一城市)的國際清算銀行(The 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 - BIS),它是由世界各地的中央銀行擁有並掌控著的一個私有銀行,而這些中央銀行本身也是私有公司。每一個中央銀行都試圖主宰所在國的政府,所用的手段包括了控制財政部貸款,操縱外匯兌換率,影響該國的經濟活動指標,以及在生意交往中借著給予經濟回報來影響那些與其合作的政治家。”

當然,還有政界高層人物。Rothschild勳爵曾經說過:“讓我來掌管一個國家的錢,我才不在乎誰制定法律。”哦,這是多麼不幸的事實。這位Rothschild一直生活於一個自作的精神烏托邦,因為他們這些人非常清楚誰若真正擁有了美國的錢,誰就擁有了美國的政府。George Soros,這位經濟黑手黨裡的重要人物,是與Rothschild掛勾的。當初Rothschild為了自己的好處而給了Soros一個大開端,而後者則以George Karlweiss這個名字出來做Rothschild的副手。這位Soros還與英國皇后合作。有人稱他為“英國寡頭政治的刺客”。也許同樣重要的是,他在政治上是由費邊社(Fabian Society)Karl Popper栽培起來的,而順便提一下,這個費邊社的創建與維持乃是為要實現世界統一政府。

讓我們看看George Soros做了些什麼來瓦解眾多國家。據我所知,近年來,他以毒辣的手段瓦解了南斯拉夫以及許多其他國家,包括義大利和蘇聯。而現在,他所尋機下手的目標則是美國。我只能猜想說,Rothschild的手在幫著他,因為他所採用的手段是與Rothschild的手段一樣。那些瓦解我們國家的人,既包括於前臺出頭露面的政界人物,也包括于後臺暗中行事的金融精英份子,亦即影子政府。現在我們所看到的經濟界正在發生著的事,都是經過一些政界人士准許的,而這些人本來是經過民選出來為要保護我們國家的。事實上,一些原本是為了保護我們免得落入今天之淒涼狀況的律法,從雷根總統的年代開始就被更改了。

讓我們更往後去,看看聯邦儲備。在經過了多次失敗性努力之後,這個聯邦儲備終於在1913年被准許進入美國。這一舉動為美國的生存定造了棺材。Thomas Jefferson(湯瑪斯·傑弗遜, 美國的第三屆總統) 曾經強烈告誡不要允許由一個銀行系統(中央銀行)來印刷鈔票,可是他的這個忠告被人忽略了,而我們目前正在收取所結下的既可怕又有毒的果子。那些精英份子為了使他們的計畫得逞,他們必定要控制總統和國會。我們在不知不覺中選舉出並付錢給政界人士,讓他們服從于這個由精英份子和教皇組成的影子政府。唯一能夠避免這個情況的是,不要再聽他們說些什麼,倒要查驗他們做些什麼;然後,不要同意,卻要禱告神來做事。

那些金融精英份子懷著一個目標,故意要使美國經濟變為不穩定,讓我們的金融系統在煙霧與爐灰中消失之後,則按他們所設想的,再以一個完全嶄新的類別來出現。至終,他們想在整個國家只設置一個銀行,而現行的所有其他銀行則會被這一獨家銀行吞吃掉。當然啦,這所謂的獨家銀行,定會在他們的掌控之下。

總而言之,當整個金融系統落于惡人之掌控的時候,它是註定要失敗的。這乃是惡魔的圈套,他設下鍍金的籠子,為的是有終一日得以壟斷我們國家,壟斷世界,並控制我們的生活。

你是可以生活在這個圈套之外的。你所該做的是:不要借債。不要超支用錢。不要買任何你並非真正需要的東西。從現在開始想辦法盡可能地降低你的生活標準,以便省錢。賣掉你並非真正需要的東西,並用這筆錢來還清債務。最後還有,要借著讀聖經和禱告來過與神親近的生活。要知道,你現在所採取的每一步驟使自己脫離對這個系統的依賴,將會使你日後有好回報。

地域性政治圈子

無論外表看來如何,美國總統並非真的就是坐在我們國家政體最高位置的那一位。那麼是誰坐在最高之位呢?乃是故意躲在背後形成一個影子政府的人物,包括了The Bilderberg Group(彼爾德伯格組織)The Trilateral commission(三邊委員會)The Council of 300(三百人理事會)The Council of Foreign Relations (外交事務委員會- CFR)The United Nations(聯合國)The Federal Reserve(聯邦儲備);我想應該加進這組名單的還有The World Trade Organization(世界貿易組織)

例如,由The Bilderberg Group召聚的秘密會議,雖然看似無辜,實際上具有非常危險的控制性影響力,正導致各個國家走上世界統一政府這條路。大多數最終擺到CRF會議桌面上來討論的議題,是事先就在The Bilderberg Group會議上決定好了的。一旦CFR定下了方針策略,就由聯合國來作具體實行。凡是已經商定好了的並且提交給了聯合國的決議,最終會決定我們的總統所要做的,同樣地,也決定我們的國會所要做的。當然啦,許多秘密組織的頭目本身也是金融精英份子。除了個別人像David Rockefeller(大衛·洛克菲勒)以外,其他主要人物幾乎都是國際上的各國首腦,包括英國伊莉莎白女王,和荷蘭比阿特麗克斯女王,以及其他類似階層的人物。

那些人的計畫然後就借著多種媒體傳播到世界各處,通過宣傳來改變我們的思維以接納他們的所謂崇高理念。然而,新世界秩序的律法條文卻借著我們所選舉出來的政府官員之手成為了我們的律法條文。他們教導我們的政界人士如何去思想,讓他們知道在我們的大學系統裡面什麼才是政治上的正確,而這些大學的頭頭多是一些全球系統的革命分子。所以,他們使用政治來作為推行新世界秩序政策的手段。

我將永遠也忘不了Nancy Pelosi在談論到Obama總統的醫療改革方案時所說過的話:“我們必須通過這個方案,這樣,我們才會知道那裡面都寫了些什麼。”這實在不是務實的人所會說的話,而是那些思維落入了新世界秩序框框裡的人所會講的話。

這個新世界秩序正在把我們國家推向混亂,而人們則坐而不動地觀看著這個危害計畫的推行,卻好像他們看著正在發生的事還看不夠似的。我想我們並不比Nancy Pelosi聰明多少。我們可以看到我們國家安全方面有數百處的漏洞,然而,我們卻會告訴自己說:“哦,我們終究會好起來的。”這也是當年在希特勒攻取他們的國家之前猶太人領袖對百姓所說類似的話。我親愛的朋友們,我們正在滑行跌落入一個灰岩坑裡,我們已經陷入太深了。現在該是尋找辦法來終止跌落的時候了,免得為時太晚。我們不能再繼續忽略明顯之事了。

在我們的民選官員中,有Barney FrankNancy PelosiHarry Reid,以及我們的Obama總統和他的副手Joe Biden,雖然也有Hillary Clinton類似的人。這些人以及其他許多人(在此我不想花時間來一一提及他們的名字),無論他們的黨派是什麼,並非真的為美國民眾服務,儘管他們的薪水是由我們提供的。他們乃是在為那些精英份子服務。正如眾所周知的,Obama是由George Soros栽培起來的,並服從於他。此外,最近Soros將一張很大的支票給了一個由Hillary Clinton幫助創建起來的機構,名叫“Media Matters”。若非她與Soros同在一個頻道上,這麼大筆奉獻是不可能的事。當Barney Frank 試圖通過法案來使某些街頭毒品合法化的時候,Soros還幫助過他。

據說Soros是英國所使用的一種刺客,亦即經濟刺客。他每到一處,就使用各種手段搞垮那裡的銀行;他尋找那些與他有同樣想法的人,或是那些願意學習並接納他的思想的人,他就支持這些人在他們各自領域裡導致美國失去自主權,從而陷入新世界秩序的牢籠裡面。他是尚且相對隱藏的眾人之一而已,他們正在做著可怕的邪惡事來對付無知的百姓。他們不斷地喊叫,把黑暗說成光明,而把光明說成黑暗;把邪惡說成良善,而把良善說成邪惡。他們不斷努力讓你的孩子接受系統教育,甚至必要時使用官方壓力來促成。你對此有何打算呢?

有一件事是你必須要做的,就是為我們的民選官員禱告。要禱告求神將那些維護憲法的保守派人士放在政府官員的位置上。要禱告求神將我們的國家憲法重新修改回到起初樣式為要保護我們不落入這個新世界秩序。要為政府官員禱告,無論他們的政治理念是什麼。要禱告求神拯救他們的靈魂。要禱告讓他們看見真理之光,並起來幫助這個國家轉向而不至於滅亡。要禱告求神將那些頑固不化而繼續從事他們的危害計畫的人從政府官位上挪走。要禱告抵擋新世界秩序運動。要禱告求神賜下大復興迅速遍佈全國各地。

那些精英們想要得著我們的政府,將其控制於他們的手中。為了達到這個目的,他們不惜以偷竊的手段來行事。他們暗中在我們的民眾選舉作手腳,挑動民眾去投票給他們所指定的候選人。當然啦,他們會盡力設定他們所都喜歡的兩個候選人,一個是共和黨人,另一個則是民主黨人,好讓我們投選其一。他們知道無論是誰當選了,他們都會得到他們所想要得著的。如果某人是收買得了的,他們就收買這個人,並在這人完成了總統任期之後,他及其家人都會有舒服日子可過。可是,如果某人是他們收買不了的,他們就會像對待甘迺迪總統那樣對待這人,將他暗殺掉。這都取決於在某人的總統任期中,他們所要專注的事項是什麼,其策略有多重要。

國會也是在他們討價還價的帳本上。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應當投票選舉正直的人,這是非常重要的。如果這些當選的人行事為正,他們就能成就事情來幫助我們這個國家。然而,要有禱告才行。

光明會的人正在世界各地為實現全球化而著事,簡而言之,也就是所謂的世界統一政府。目前他們在美國所正做著的只是其策略之一而已。如今歐洲已經成為一個歐洲共同體了(或稱歐洲聯盟),乃是為世界統一政府作預備的。這是花了數百年時間來完成的,而現在它已經成型在我們眼前了。他們所做的是借著改朝換代來達成的,也就是說,政府換來換去,可是他們卻穩坐不動,長期以來持續不斷地完善著他們在各個國家中的工作。他們有條不紊,耐心培養他們的領導人來做他們想要做成的事,為的是最終實現他們的全球目標。目前世界政治已落入他們的手中,隨他們的願望而揮舞,也隨他們的旨意而運作。

其他各種各樣的組織

我在前面向你們提到過一些較高層秘密會社和團體的名字,那裡頭的人就像揮舞著一把強大的政治和經濟的劍,促使世界眾多的國家向正在浮現而出的全球體系宣誓效忠,按著光明會鼓手的節奏而向前邁進。

現在我將提及一些較小的卻也極有權勢的群體組織。數以千計像這樣的群體遍佈於全球各個國家。我們只知道其中一小部分的名字。這些群體包括了The Knights of Malta(馬爾他騎士團)Soros - Open Society Institute(George Soros創辦的開放社會協會)Move On Organization(前進組織)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美國發展中心)Media MattersTides Foundation(潮汐基金會)Apollo Alliance(阿波羅聯盟)Round Table(圓桌會議)Pilgrims Society(朝聖者社團)Freemasonry(共濟會)CIA(中央情報局)Mossad(摩薩德-以色列情報和特殊使命局)The Quantum Fund(量子基金)The Fabian Society(費邊社),以及Acorn(Association of Community Organizations for Reform Now)

這些群體都極有權勢。他們之所以能夠保持強大,乃是由於他們在暗中活動。他們的頭銜並不顯露出他們的真實目的。所以,在近乎無人察覺之中,他們持續不斷地拆毀世界各個國家。他們的目的是隱秘的,有時候甚至以非法活動來行事。我的意思是說,一些最高層的金融人士和社會組織頭目,他們的巨大財富至少有部分是來源於可怕的非法活動,比如說:毒品,人口販運,和銷售非法武器等等。

在這裡我想提一下的是征服全球的另一股勢力。這股勢力乃是高階層公司集團的活動。我也許不應該過於詳細地談論某個具體公司集團,但我會介紹這個系統是如何運作的。

美國已經成為了一個世界強國。這個征服的完成乃是我們的政府與國際精英份子的協同之作,而那些精英份子有的是金融家包括那些躲在世界銀行背後的人士,也有的是那些躲在巨大公司集團背後的人士。至今我們還沒有以軍隊作為常規來進入各個國家,反而,我們是以經濟手段來奪取各國。經濟刺客是以某些專案的代表身份而被派進目標國家;那些項目可能是原油處理或其他重要資源,或許是某個巨大項目,比如建造一個水力發電廠;這樣做,除了讓富人得益以外,並不能給該國帶來什麼益處。通過這些手段,誘騙這個國家以極高的利息接受世界銀行的貸款,使借債合理化。

當一切都說過和做過,該國已是不堪重負,需要多達 50%的國民生產總值用於服務費用上。這意味著說,普通民眾的基本生活需要無法再得到滿足,而這個國家也就被逼進更深的貧困當中了。那麼貸款本身呢?多達90%貸款而來的錢是用於支付給那個建造項目的公司。另外的10%則由借債國用來支付利息。世界銀行自然會很高興,因為它有了一個新的實用貸款,其利率是驚人的高,而借債者則成為了貸方的奴僕,連國家也成了為銀行服務。

為了使這項合同交換生效,先要做許多事,比如改變律法以致合法化地允許這個國家的公民作為勞動力來使用,實質上也就是使其作奴隸;許多所有權的轉讓,或至少是最重要的資源所有權的轉讓,以及其他類似的事情,直至這個國家最終被迫成為美利堅帝國或大英帝國的一部分,國家也就受到極大傷害。這是一個典型例子顯明新世界秩序的工作及其步驟,為要收攏世界各國,最終使這些國家都從屬於一個全球政府。在最後的總擁有權得以轉讓之前,必須先採取最後的步驟:有那麼一天,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以及國際清算銀行將稱他們的貸款為全球貸款,而世界也就合法化地歸屬於他們了。這也就是那個邪惡的巨大八爪魚的一部分。

就如我在前面所提到過的,他們的主要目的是借著將一些諸如水和電及其它東西私營化,逐漸消弱這些國家的所有剩餘力量,為的是儘快地奪取擁有權。他們採取故意的也是事先就策劃好了的步驟來拆毀這些國家的經濟,並要看到法律得以通過,以便讓那些巨大型企業或公司進入這些國家隨心所欲地做他們所要做的,同時使用那些國家的人口作勞力,只不過比使用奴隸好一點點而已。

他們還往往帶來或支持推翻政府的專制頭目。還有另一種手段他們用來將權位轉交給那些更願意配合新世界秩序之利益的人,乃是差遣一些經濟走狗去暗殺不合他們心意的總統或國家領導人(經濟刺客John Perkins曾經如此承認過。在YouTube上可以找到有關對這人的採訪)。這是一個極為簡單化了的過程。問題是,這些和其他下級群體機構都一起致力於將世界各國帶入新世界秩序裡面。

我們在作這方面的資料研究時,查找了不少書籍和文章,以及由一些知名記者發表的媒體報導。若要將我們所獲知的資訊都完好地總結出來的話,恐怕要寫幾本書才行。我們所讀到的或聽到的都已有清楚的記載,已被證明是真實可信的。總而言之,我們的資料研究都經過驗證,並加以擴大,增添了一些我們的見解,而這些見解乃源自於從神來的許多異夢和異象告知我們有關新世界秩序的末世計畫。可見,他們正是通過這些以及其他許多方法和手段,使得世界各國屈服于那些精英份子的願望與強求,而這些精英份子正急衝衝地要邁入新世界秩序。

也許有人會提出這樣一個問題:“如果這是真的,為什麼我們從來沒有聽說過呢”我的回答是你顯然沒有按神所要求我們的去做,也就是沒有查看世代的跡象。在查看這些跡象的時候,要從尋找隱藏的手段開始,也即那些將計畫向前推進的秘密手段。有些人並不相信“陰謀論”這一說。我所要說的是,重要的不是你怎麼稱呼它,說它是陰謀也好或是一連串事件的自然反應也好;最重要的是現在這個時刻,就發生在我們的眼前,我們正在失去我們的國家。

如果你還在懷疑這個世界統一政府是否真的正在形成當中,那就請看看目前的歐洲聯盟(歐洲共同體),也看看聖經是怎樣論說到它的。一旦你確信歐洲重結聯盟這件事表明我們當今正處在聖經所說的末後時代,那你最好去查找所有你能夠找得到的資料,然後,從你所得知的結果,你就當重新調整你生活的優先順序,過以神為中心的生活。(我鼓勵你與基督徒待在一起,並積存一些耐用物品。這樣會更可靠一些。)

無論在上層或在下層,並其中各處,都有邪教活動。這個新世界秩序運動的領頭人,是一些陷入邪教很深的人,是拜路西弗的人。一個人若想要坐到權力金字塔的頂部,他必須進入邪教崇拜。所以,金字塔已成為這個新世界秩序的框架,建立於邪教中,給了撒旦一個居所而從那裡統治世界。

在末後的日子,坐在這同一居所裡一同統治的將是教皇。教皇將被看為是敵基督的大先知,他會迷惑許多人。有一本以真實故事寫成的小說,“海風吹拂的屋子”(The Windswept House),作者Malachi Martin描述了天主教目前的狀況。這本小說提到了一次實際上是在1957年真實發生過的宗教儀式。(在書中,作者說這個宗教儀式發生在1963年。然而,在後來的一次採訪中,他說真實的是在1957年。)那次黑色彌撒儀式的進行,是為了在這個普世天主教的總部將路西弗推上寶座,也就像我在本文前面所提到的,結果是,使其成為世界統一宗教的源頭。可見,撒旦正在把拼圖的最後一片拼起來,為要實現他統治世界的目的。

目前美國正在衰退,因為神已被趕出了這個國家。若要扭轉這個局面並買贖一些時間,唯一的出路是盡我們的全心歸向神。我們現在就必須禱告,祈求神來干預,讓祂作為全能主來統治我們國家。與此同時,趁著神還可以被尋見的時候,我們必須以聖潔的熱情來尋求祂。如果我們這樣做的話,神就會向我們顯示祂自己。

我們必須記住,祂是神,所以,祂又是愛。現在的時刻將會變得更艱難,然而,對教會來說,這也將是歷史上最偉大的時刻。神要帶我們靠近祂,祂要給我們一個安息之處,好讓我們即便在風暴當中也會有平安和尊榮。神將要使用祂的教會帶給祂兒子極大的榮耀。為此,神將以極大的信心和純潔來充滿我們的心靈,使得仇敵一見我們就驚慌失措。神的啟示是驚人的,祂國度的榮耀是無與倫比的。所以,不要害怕,卻要有大信心,因為神以信實對待凡屬祂的人。要記住,你是為此刻而生的!所以,當你在等候主再來的時候,要充滿信心,並且喜樂。主必要來到祂的教會,然後透過祂的教會而來到這個既失喪且將死的世界;而最後就在我們想不到的日子,不知道的時辰,主就會臨到來接祂的教會。

這是我所寫的關於新世界秩序的續篇。自從上次發出頭篇文章之後,我們收到了許多讀者回應,我得知你們確實想要知道更多,所以我打算更進一步地寫出有關新世界秩序的內幕運作。我想避免寫得過於冗長,可是我會重複一些在頭篇文章裡提到過的資訊,以便給沒有讀過那篇文章的人提供一些必要的背景介紹。我非常高興你們真心想要知道更多有關即將要發生在美國以及世界的事,而我也迫切地想要幫助你們瞭解明白。那麼,就讓我們來開始吧!

正要臨到的是:一個變動的世界

很多年前,有一天正當我在寫著一本書《為變革之風作準備》,一位神的使者來造訪我,並對我說:“新世界秩序!如果你不是從屬於它的話,你最好是已經得救了,因為它會毀掉你的生命。”那一次小小的造訪只不過片刻而已,而且是二十年多前的事了。即便原話不見得完全一樣,但意思卻是夠接近的了。我當時所理解天使的話是說一個“新世界秩序”必定很快冒出來,而且顯然是,它真的就被稱為“新世界秩序”。平常我是不看電視的,所以我並不知道老布希總統在他當任的時候就曾對著全國電視觀眾提說過“新世界秩序”。而事實上,直到我那本書出版了之後,我才知道有過這麼一回事。

大概兩年前,主借著一個異象對我說話。在那個異象中,我聽見一個聲音在宣告說:“一個變動的世界……正要臨到!”我得承認,我真有點被嚇著了,因為那時我們事工團隊從神那裡領受了許多有關光明會的啟示,是為“鷹的聚集”禱告會而作準備之用的,所以我能理解這聲音所宣告的是多麼地嚴重。

最近有人問Alex Jones:新世界秩序與光明會,它們的分別之處到底在哪里。我認為他的回答很棒,將一個本來很複雜的討論問題,僅用一句話就簡單概括起來了。他回答說:“光明會就好比是個人,而新世界秩序則像是這人打在你臉上的那一拳。”換句話說,光明會乃是由一群極為富裕的精英份子組成的一個團體,自稱為“全球主義者”,他們創造了一個全球體系,計畫要以此來統治世界;而新世界秩序則是一個工具,讓他們得以達成他們的全球征服計畫。下面附載的是一幅關於光明會的基本結構圖。這圖案的設計者乃是從他所認識的一位元曾在光明會內受過高深訓練的人士那裡得到這些資訊的。

 

讓我們來看看這光明會的基本結構圖。位於最低層的,是行巫術人士以及一些深陷邪教之中的秘密社團和組織,然後從那裡逐步往上升。實際上,這個圖案會幫助我們瞭解,光明會的根基乃是邪教性的。而位於頂尖部位的則是最高層的邪教。大白弟兄會(The Great White Brotherhood)就是由一些高層邪教人士組成的;除非你對其活動已有所瞭解,不然的話,你會因其如此邪惡,如此喪失人性地將靈魂出賣給路西弗(Lucifer,撒旦的別名)而震驚不已。此外,這整個實體的梯形陣營都是籠罩在神秘之中的,它只為光明會的少數高階人士所熟悉。

在這個有權有勢的金字塔中層,你會看到這樣一些組織,比如:The Council of Foreign Relations (外交事務委員會─CFR)Knights Templar (聖殿騎士團)The Pilgrims Society(朝聖者協會)The Round Table of England(英格蘭的圓桌會議),等等。在那之上,你會看到一些特別理事會和委員會。這裡面還包括一些組織,我曾經在頭篇文章裡談到過的,比如The Bilderberg Group(彼爾德伯格組織) The Council of 300(三百人理事會),等等。然而,還有你所看不到的則是戰略性分佈於全球各地的成千上萬的分支組織,協會,和機構,以及掛在其名下的一些組織結構,它們是絕對不會背叛他們的政治理念或終極目標的。其中一個例子就是MoveOn.org。此外,特別明顯的是在這個結構圖上,沒有提及到天主教廷,其實它是處於頂尖位置上的。事實上,有內幕人士說天主教廷乃是光明會的核心。在某種程度上,所有重要人物都得在梵蒂岡經過加入典禮儀式。請參閱Svali的見證材料:http://www.illuminati-news.com/072706a.htm

在這個結構圖上,也沒有提及到一些金融機構和大型聯合企業,它們所做的是與光明會有掛鈎的。此外,令人奇怪的是,這結構圖還缺少了一些君王,總統,和總理,他們不但治理著自己的國家,也完全與光明會有著夥伴關係,比如英國皇后,以及不少在美國歷史上來來去去的總統們。那就更別提還有一些人了,他們雖然表面看來不與光明會聯結,可事實上卻位於這個全球體系之梯形陣營的頂部。有些人來問我,既然光明會是由許多猶太人組成的,那為什麼我們還要關心猶太人呢?我告訴他們說,一些位於高層的精英分子,他們自稱為猶太人,更多的是因為他們接受並信奉了猶太教和猶太神秘哲學,並非真從血統而來,而其餘的則都是外邦人了。簡而言之,光明會不是一個猶太人團體。它只是碰巧有這麼一些猶太裔家族混在裡面而已,比如Rothschild(羅特希爾德)家族。你可以看一下這些名字,諸如Rockefeller(洛克菲勒)Krupp(克虜伯)JP Morgan(JP摩根),以及Kennedy(甘迺迪),就會發現實際上大多數最高層人士都是外邦人。就這個錯綜複雜的網路來說,其分支或生力軍已是跨越種族的了。

光明會乃是一大群體,其中的人都相信將來向前邁進的道路就是全球化。對他們來說,民族主義是個禁忌。這些人經過訓練,一代又一代地,持守著這個信仰觀念。Jay Rockefeller,他是光明會的一員,就曾譴責過Aaron Russo,因為後者想要照顧好那終有一天會被置於光明會以及世界統一政府之下的幾十億人口。Rockefeller的態度是:每一個普通老百姓都必須處於光明會的專制統治之下,而一旦如此實施的時候,老百姓就要學會如何過日子,就要知道他們的生活目的不過是做奴隸而已。請不要因此而被冒犯到;他是從小就被灌注這些而受到這樣的矇騙。請參閱http://stevebeckow.com/2010/04/02/aaron-russos-final-interview/  or prisonplanet.com

當然啦,Aaron Russo一直努力與光明會對抗,試圖曝露他們的真相,直到他去世為止。另外還有許多人也在與光明會對抗,其中包括澳洲人John PilgerJohn Perkins, Glenn Beck, 英國人Nigel Farage, Alex Jones, 以及許多其他人。在互聯網上到處都可以找到有關這方面題材的錄影。他們當中有些人並不知道他們所對抗的就是敵基督的體系,卻清楚知道非得制止這個惡魔不可,而且他們是挺身而出,自吿奮勇地與其爭戰。我們也是在爭戰,但方式卻不同。我個人認為我們不可能針對這個靈界裡的大蜘蛛網而贏得任何有意義的勝利,除非我們是打屬靈爭戰。只有神才能賜給我們權柄能力來勝過這個黑暗權勢,而神是願意如此做的,祂會允許做到某種程度,阻擋其進展,免得它跑到時間表的前面。那些正在與這個黑暗權勢爭戰的人,是會有潛在生命危險的。他們需要我們的代禱,需要我們在靈裡的幫助。所以,請為他們代禱。

在這個金字塔結構圖上所標誌著的一些組織和秘密社團,他們正在密鑼緊湊地工作著,為要破壞目前的經濟體系,而同時,卻又要從中賺取最大利益。怎麼做得到呢?其做法之一就是設立對沖基金,以便那些金融精英份子能夠將資金藏在那裡,而不管某些特別市場是倒閉或昌盛,這些人都能穩保賺取。事實上,有些對沖基金,其設立是為了讓一些投資者,即便是所有都崩潰了的時候,仍然能夠從中賺取。目前他們正在利用各個國家的中央銀行來掌控次優級抵押貸款(次貸)利息率,也借著掌控貨幣流通來操縱市場。他們還握有印刷鈔票的權力,而這權力本身,至少在美國,是應該屬國會的。他們已經發現能給他們帶來最大益處的方法之一,就是把一些國家逼進一個狀況,迫使這些國家不得不以驚人之高的利息率來獲取鉅資貸款,至終導致這些國家因負債累累而開始內部崩潰,正如同目前在美國所發生著的情形一樣。已有人出書專門論述這些事情。請讀我們的憲法第一條。也請參閱書籍《The Creature From Jeykle Island》,和《Gods of Money》。

那些屬於這個大蜘蛛網的精英份子們也同時在掌控著石油市場,日用品市場,及其它。他們若希望哪些東西變為缺貨,就使其變為缺貨;他們若希望哪些東西變為充足有餘,就使其變為充足有餘。舉例來說,美國民眾以為石油價格是由阿拉伯國家來決定的。其實,我們對這方面的瞭解太膚淺了。然而,足以說的是,那些精英份子們已有辦法將決定石油價格這事也攬在他們的手中了。

衍生市場乃是某些精英份子的腦生產物。Lindsey Williams這樣說過。毫不奇怪地,當貸款人被催促,被推擠,被哄騙,甚至被威脅著去做這些荒謬的貸款時,那些製造這個噩夢的人之所以如此做,其目的乃是要把這個國家帶入腐敗的黑洞裡面,那是足以讓我們屈膝跪下來的。這些人定意要把這個國家拆毀掉,好讓他們來接管。而比較容易之方法就是從經濟和金融系統著手而做。當然,在他們奪得一國之擁有權以前,他們會給這個拼圖添入許多其他活潑力量。他們就像建造房子一樣,不斷地添磚加瓦,直到他們完全擁有了它為止,而我們卻還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銀行法律乃是一點一點地被改頭換面的,而這一切則給我們歷史帶來了這個黑暗時刻。然而,那些精英份子們則是依靠金銀及其它資源來穩固他們的經濟。在這整個系統中,奠定背後的則是那個巨型怪獸,稱之為光明會。

George Soros(喬治.索羅斯),被人描述為“經濟黑手黨人”,是與英國的寡頭政治以及Rothschild家族一同協作的,他已經定下目標要將這些帶給美國:經濟衰退,繼而導致經濟蕭條,再又促成經濟大蕭條,帶來美元瞬間崩潰,其反過來,則為全球貨幣的出現鋪平道路。在政治方面,這一連串事件發生,會為建立一個封建社會而打開大門,此乃Soros以及他的精英朋友所期待並且預備許久的了。Soros本人是難以置信地富裕,有權有勢。他的人生目標之一就是要幫助建立世界統一政府。為了達成這個目標,他已意識到他必須除掉的最大障礙,就是美國!他很懂得如何瓦解一個國家,並且在過去已經做成了許多次。所以,他對美國的計畫乃是基於一種行之有效的方法,那是有證為據的;就在此時我們正說著話的時候,這些計畫已經正在迅速地實現著。

世界正在變動。你不可能改變了一個國家的經濟生活而沒有同時改變了整個國家。此外,你不可能如他們所願的那樣給世界帶來了如此急劇性變化而沒有導致世界變得連我們都認不出來了。

Lindsey Williams曾經提到那些精英份子們對美國的計畫如下:

1.   取締一切原有政府

2.   取締一切私人房產

3.   取締一切遺產繼承

4.   取締一切愛國主義

5.   取締一切對神的信仰

6.   以物質主義和科學來取代神的愛和對神的認識,並取代聖靈之引導

7.   鼓勵墮胎,以取代家庭之愛與家庭之重要性

8.   改變律法–取締憲法

9.   光明會定意要把神趕出這個國家

10. 接下來定意要把神趕出教會

11.  最後要挪去美國最根本的基礎,將我們從共和制轉為民主制。他們必須先將我們轉為民主制之後,才能接管我們的金融體系。

試想,一旦上述計畫全都實施時,美國人生活中還有什麼可剩下的呢?

戰爭之神

歷來一直有不同的個人和團體在嘗試分析,到底要怎樣才能做到讓一小撮人來統治世界。似乎全都達成一致的結論:要發動戰爭!一些位於光明會精英金字塔高層的人士已定意要發動三次世界大戰,好讓他們最終能夠統治全人類。以下例子講的是一組人怎樣作出他們的推論。

光明會:為了建立世界政府而懷有的不可告人之目的

Ed Griffin1982年採訪Norman Dodd

敘述這個故事的不是別人,而是諾曼.多德先生(Mr. Norman Dodd),他於1954年在國會的一個特別委員會擔任幕僚長,調查一些享有免稅特權的基金會。那個委員會也被稱之為Reece委員會,用以紀念當時的主席,國會議員Carol Reece。於1982年,Norman Dodd接受了Ed Griffin的採訪。他談到了他對一些免稅機構所作的調查研究,並且表明了他個人的確切立場。他告訴我們,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Carnegie Foundation),福特基金會(Ford Foundation),古根海姆基金會(Guggenheim Foundation) ,和洛克菲勒基金會(Rockefeller Foundation)聯合起來,更改美國歷史,並接管了美國的整個教育體系,為的是讓孩子們接受世界統一政府之理論的灌輸(參閱Wes Penre, www.illuminati-news.com)。那次採訪的摘要如下:

那是在Katherine的誠懇堅信之下,我決定放棄自己的堅持而不再去阻攔她,可是我跟她解釋說,她若想在兩周之內完成查找這50年來的會議記錄,那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所以她大概能做的只是匆匆閱覽而已。於是我騰出了一些時間來專門處理這事,並讓她去了紐約一趟。兩周之後,她帶著一些錄音帶回來了:

我們現時是在1908年,卡內基基金會在這一年開始運作。在這一年,理事會在第一次會議上提出了一個具體問題,並在餘下整年時間裡他們以特定方式進行了商討。那個問題是:“假設你想要改變一個整體的民眾生活,到底有沒有比戰爭更為有效的手段?”而他們所得出的結論是:據人類所知,再沒有比戰爭本身更為有效的手段了。

於是,在1909年,他們提出了第二個問題來商討,“我們怎樣才能使美國捲入戰爭裡面呢?”誠然,當時我不認為還有什麼會比美國捲入戰爭這事本身更為背離大眾利益了。那陣子,時不時地在巴爾幹半島有戰爭出現,可是我認為甚至沒有多少人知道巴爾幹半島在哪里。最後,他們對這問題達成一致看法:“我們必須控制國務院。”這就很自然地引起了我們該怎麼辦的問題。對此,他們的答案是:“我們必須接管和控制這個國家的外交機構。”於是,他們下定決心要以此為宗旨。那時,他們將這個驚人的報告記載於會議記錄裡面,並將它電傳給威爾遜總統,告誡他不要急於結束戰爭。

最後,當然,戰爭還是結束了。接著,他們的興趣就轉為去阻止他們所謂的美國民眾生活復原到第一次世界大戰於1914年爆發以前的樣子。那陣子,他們得出一個結論,為了阻止復原,“我們必須控制美國的教育體系。”他們意識到這是一個相當重大的任務,不是他們自己做得到的;於是,他們就去與洛克菲勒基金會(Rockefeller Foundation)洽談,建議將國內教育方面交由洛克菲勒基金會處理,而國際教育方面則由贊助人處理。接下來,他們認定上述兩方面運作之成功的關鍵乃在於更改美國歷史這門課程的教學。

於是,他們就找到當時國內最有名的四位美國歷史學的教師,包括CharlesMary Byrd,而他們給這些教師的建議是:看看他們是否願意改變他們的現行教學方式。這些教師則一一拒絕之。因此,他們得出結論,有必要照他們所說的,“建立一批屬於我們自己的歷史學家”。

之後,他們就去與古根海姆基金會(Guggenheim Foundation)洽談,而後者是擅於頒發獎學金的。他們問說:“如果我們找到一些正在攻讀美國歷史學博士學位的年輕人,而我們也覺得他們是合適人才時,你們是否願意按我們所說的提供獎學金給他們呢?”回答是可以。於是,在那條件之下,他們最後招來了二十人,並將這些未來的美國歷史學教師都帶到倫敦去,在那裡這些人被告知所期望他們的是什麼,而且如果他們能夠堅持學成他們所攻讀的博士學位,保證會有未來的工作安排。後來這一組二十人的歷史學家都成為了美國歷史學會的核心人物。

到了二十年代末期,捐贈給美國歷史學會的獎學金額高達四十萬美元,旨在以一種能夠為這個國家指明今後去向的方式來研究我們國家的歷史。那個研究集成了七卷書,而最後的一卷,當然,基本上就是前六卷之概要總結。而這最後一卷書的基本含義是:這個國家的未來是以美式效率來實施集體性管理。這就是那至終為人遺忘了的故事,誠然,它原本應該由這個國會特別委員會的成員向整個國會作完整如實的報告。可是,他們從來沒有達到那一步。

Ed Griffin問:這個故事是從卡內基基金會(Carnegie Endowment)的會議記錄而來的嗎?

Norman Dodd答:是的。那是它的官方程度。

Ed Griffin問:Katherine Casey帶回來了所有的會議記錄,是逐字閱讀而製成的錄音帶嗎?

Norman Dodd答:嗯,他們可能這麼說,Mr. Griffin,但他們總得有什麼理由來決定要盡其所能來阻止完成對這件事情的調查,那時調查正在進行當中,如果持續下去的話,就會曝露這個卡內基基金會的故事,以及福特基金會,古根海姆基金會,洛克菲勒基金會,他們如何一起協調運作,旨在控制美國的教育體系。

Norman Dodd答:他們的動機麼?我們就以卡內基先生作例子吧。他曾公開宣稱,他毫不動搖的興趣乃在於阻止美國脫離英國之殖民統治。他一直致力於將所有一塊一塊地重新拼放在一起……

從根本上來說,他們的決定是:第一,他們需要發動戰爭並且不能讓它過早結束;其次,他們會與其他基金會協作來改寫歷史和教育書籍,為的是訓練美國青少年以及年輕成人,使他們以與前輩不同的眼光來看美國,以新世界秩序的語言和哲理來思想。事實上,他們已經達成這個目的了。

1776年以來所發生的每一場戰爭都源自于那些精英份子們的想法,為的是要從中謀利並向他們的新世界秩序日程邁進。你也許會說羅特希爾德(Rothschild)家族和洛克菲勒(Rockefeller)家族是戰爭之神。至少他們是這樣認為的。很清楚的是,於十八世紀末,策畫三次世界大戰的計謀就已經預定好了,並且至終會實現。一些秘密社團,贊助基金會,國際金融家,以及其他衛星組織,諸如馬爾他騎士團,共濟會,一些政府部門,國內以及國際的一些組織機構,還有天主教廷,都在一起合作,漸漸地而且認真地往新世界秩序的終極目標邁進。(關於這個馬爾他騎士團,在此我所指的不是耶路撒冷的馬爾他騎士團,據我所知,那是一個基督教組織。我所指的是一個暗中為害的國際組織,它直接服從于教皇和光明會精英份子。)

以下是一些有關馬爾他騎士團的資料,是由Janel,我的一位同工,為我們“鷹的聚集”事工作了大量查訊之後彙集而成的。

馬爾他騎士團

馬爾他主權騎士團(The Sovereign Order of Malta)(俗稱馬爾他軍事主權教團,The Sovereign Military Order of Malta – SMOM)是一個擁有主權的國際法主體,它擁有自己的憲法、護照、郵票,以及公共機構。SMOM還有其他名稱:戰士僧侶、黑暗騎士、聖杯國王。該組織已與一百多個國家建立了外交關係。

馬爾他騎士團是一個全球性組織,它的網路遍佈於商業、銀行、政治、中央情報局和其他情報組織,共濟會的Propaganda Due支部(又稱為P2)、宗教、教育、法律、軍事、智庫、基金會、美國新聞署、聯合國,以及其他眾多組織。

馬爾他騎士團的世界頭號人物之當選乃是終身制,要經由(羅馬天主教)教皇批准。該組織有它自己的憲法,宣誓要努力推行新世界秩序,並尊教皇為首。其中一些成員還是外交關係委員會(CFR- Council of Foreign Relation) 和三邊委員會(Trilateral Commission)裡面有權有勢之人物。

該組織的所有成員都享有外交豁免權。他們可以跨國運輸貨物(或攜帶物品)而不用繳付海關稅,也不用接受海關人員的檢查。其中的骨幹多是出自于貴族家庭。在上萬人的成員當中,有近半數是屬於歐洲最古老也最有權勢的家族。這就進一步鞏固了梵蒂岡與黑色貴族之間的聯盟。大部分黑色貴族在歐洲是既富裕又有權勢的人。事實上,黑色貴族的頭頭出自于一個家族,可以堪稱為羅馬末代皇帝的直系後裔。

馬爾他騎士團是教皇的義勇軍,他們極為認真地發血誓要完全效忠,哪怕死也在所不惜。教皇,既是梵蒂岡的元首,也是這個主權國家勢力的頭頭。如下所列的是教皇支持並宣稱,則由馬爾他騎士團去執行的一些政策:

1.   終止美國以及其他國家的自主權

2. 終止房產絕對擁有權

3.   終止所有槍支擁有權

4.   建立新的國際經濟體系(亦即世界政府)

5.   重新分佈財富和就業機會

6.   呼籲各國要信任聯合國

7.   徹底裁軍

8.   促進聯合國,以它為和平的希望

9.   促進UNESCO (United Nations Educational,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Organization),此為聯合國屬下的一個致命的教育和文化部門

10. 促進相互依存

11.  支持尊賢德日進神父(Father Pierre Teilhard de Chardin)- 此神父乃是新世紀運動(New Age)人文主義者

12. 促進教皇在美國與蘇聯之間作中間人

為了讓你瞭解他們的邪惡行為,請允許我告訴你一件事,那就是他們透過回紋針行動(Operational Paperclip)給納粹戰犯製造假護照和偽造證件,用以幫助這些人逃避審判。在伊拉克的黑水公司(Blackwater)就是由馬爾他騎士團的人來主管的,它是一個私人軍事,安全顧問公司,並不從屬於任何機構。連美國國會都不知道它的內部運作。它被人稱為影子軍隊。

馬爾他騎士團是極有權勢的組織,它既與我們的中央情報局密切協作,也與天主教耶穌會密切協作。總而言之,所有這些組織都在引導世界邁向新世界秩序。不用說,第三世界大戰仍然在繪圖板上,但有可能在短期之內就爆發,因為戰爭只不過是一個手段而已,其結局是讓他們得以統治世界。

我知道這一切都很難令人接受,然而,重要的是要讓你明白,這個網路是存在的,而它之所以存在,為的是要剝奪你的自由。你若想遷移到中國、非洲、以色列、南海地帶,或歐洲的一些隱避之地,那是沒有用的,因為他們的目標是要統治世界!唯有一個方法能把近年來已經加快了的步伐減慢下來,那就是禱告!!!

也許我會另寫一篇短文,關於他們在科學、軍事、藝術,並其他方面的參與。我就暫且就此住筆吧。

在美國國內的其他秘密行動

現在讓我轉回來提及他們在美國的一些活動。光明會有著許多公開作為,諸如聯邦儲備系統(Federal Reserve System),世界銀行(World Bank),國際清算銀行(Bank of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以及歐洲聯盟議會(European Union Parliament);但他們也有秘密行動。

在美國有9位元主要領導者和7個地區。匹茲堡(Pittsburg)是美國光明會的精神力量基地,而弗吉尼亞州的亞歷山德里亞(Alexandria, VA)則是它的行政管理基地。在這個國家裡,有一些主要城市設置了權力中心。有三個主要機場,如果我記得不錯的話,它們是亞特蘭大(Atlanta),丹佛(Denver),和華府(Washington D.C.)。在那7個地區之下有一些當地社團。在每一個城市,平均約有515個組織,而每一個組織約有30人左右。在這些社團裡,男人、女人,和孩童在被訓練成為“君主之奴”,簡而言之,就是以非常嚴厲的訓練來對待他們,使他們成為如同受著特別程序控制的成人,任由光明會隨心所欲地來擺弄。我不打算在此寫得更詳細,因為這對一般讀者來說,沒有必要知道這麼多細節。光明會對多方領域都有興趣插手,尤其是在科學、藝術、政治、媒體、經濟、軍事、教育,以及精神(邪教)方面。他們對初級者的訓練,起碼是著重於其中的某一方面,或多方面,乃取決於不同的個人及其能力。所以,經過了這麼多年以後,如今美國社會中,在以上所提到的各個領域裡,有著許多超能的男男女女,他們是從小就被嚴格訓練著的。你不會知道他們是誰,就連他們的鄰居也不知道。只有光明會知道他們是誰,並隨意使用他們,以便成就所定意要他們成就的事。(參閱Svali: Illuminati News)

非法活動

最後,所要提到的是光明會借著各種非法活動而從中謀利,這些非法活動包括兒童色情、賣淫、拐賣人口、賭博、毒品、武器;更不用提他們借著一些合法途徑而賺錢了。我提這些事,是想要你知道這個複雜的網路從下到上都是邪惡的。他們對世界的計畫,不外乎就是先知們曾經預言過的那在末後的日子裡會出現的屬撒旦的世界政府。

關於亞伯拉罕

在偉大先祖亞伯拉罕的日子,世界充滿了頑梗不化的人。在通往迦南應許之地的旅途中,亞伯拉罕所經過的儘是野蠻部落,他大有可能會因自己的富有以及妻子的美麗而被殺掉。然而,亞伯拉罕是一個義人,他愛神。因此,神祝福他,使他在即便看似不可能的情況下卻能繁榮昌盛。此外,當著許多城市因當地惡人和土匪而建起高牆作防護的時候,亞伯拉罕卻帶著帳篷而行走於各處。耶和華神是他唯一的保護,而這也就是他所需要的了。他是禱告的人,是信神的人,他是義人。因此,神扶持著他,不但如此,還使他繁榮昌盛。當我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主耶穌讓我加寫這一段,作為一個應許給凡屬祂的人。教會所要面臨逼迫的日子是會來到的,然而,神已有一個計畫來預備應付這個挑戰。直到那時,神有一個計畫,乃是為凡屬祂的人所預備的,就如同祂曾為亞伯拉罕所做的那樣。所以,不要氣餒;卻要寄希望於神。就目前來說,我們要禱告,趁著還有可能挽回一點時間。

我們已經與你分享了有關這個在我們身邊變動著的世界,談到如何而且為何,也談到了光明會的金字塔結構,光明會的目的與計畫,他們發動戰爭的動機並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以及這個陰險組織在美國國內的一些秘密活動。我相信所提供的一點點資訊能夠幫助你瞭解明白當今我們所處的時代。當這篇文章讓你更加瞭解現實狀況時,請你也利用這些資訊作有針對性的禱告,因為神仍然有著祂的計畫,而祂則需要你透過禱告來幫助祂將這些計畫成就出來。

我們正在與這個惡魔爭戰,而神會賜給我們大勝利。我們懇請你們來參加我們的“鷹的聚集”,一起來為我們的國家而爭戰。


◎原文瀏覽:http://www.worldforjesus.org/articles-special.php?ID=210


 

創作者介紹

lael的部落格

la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很高興在華人世界裡也有人開始關注這個話題了 感謝主 願主透過這部落格讓更多人對這世上正在發生的事有所警覺 能夠及早接受主耶穌的救恩 但還有一件事 基於愛心 儘管可能有冒犯之處 還是不得不說 就是現在在世界各地教會普遍盛行了靈恩運動 也是光明會滲透教會 引誘信徒離棄純全道理的計謀之一 這是聖經上所說的另一個基督和另一個福音 很多內容和非基督教的新紀元運動都是可互通的 在國外已有很多相關的討論與研究 你若有興趣不妨搜尋看看 在這末後的世代 身為神的兒女必需更為警醒 回歸聖經 站在真理的基石上努力的為主得人 敵基督的國就要來臨了 基督徒必須走出去更積極忠實的傳揚赦罪的福音
  • 訪客
  • 好強,那麼長快可以出書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